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齐鲁史记 > 正文

一九三三年,徐玉诺在烟台

金传胜

徐玉诺是五四时期一位著名诗人与小说家,他生于河南鲁山,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曾先后在吉林、福建、山东等地教书育人。作为五四时期“产量”极大的诗人,徐玉诺在1922年编辑出版的诗集《将来的花园》,揭露当时社会黑暗,引起较大反响。叶圣陶曾为其写了万言长篇评论《玉诺的诗》,鲁迅亦有意将徐玉诺的小说结集出版。

徐玉诺一生不畏权势、特立独行,根据秦方奇先生编撰的《徐玉诺年谱简编》(2008),徐玉诺曾先后两次与烟台结缘。第一次是1933年秋,应朋友张默生之邀任教于烟台八中。第二次是1936年秋至1937年8月,在烟台益文商业专科学校(现烟台二中)教课。

笔者最近发现了一则有关徐玉诺1933年在烟台期间的史料《徐玉诺漂泊烟台》,刊于1934年1月25日《上海周报》第3卷第9期。《上海周报》系综合性周刊,1932年12月1日创办于上海,由上海周报社编行。该刊可能有国民党背景,时有支持“剿共”的内容,登过不少貌似有史料价值,实则不足为信的“揭秘”文章。不过也刊发过主张抗日及其他有价值的文章。与《徐玉诺漂泊烟台》一同刊载的还有《鲁迅屈服叶灵凤》《杜衡太太是贤妻》《孙大雨师大出丑》,同题为《文坛旧事录》,作者署“太史公”,显系化名,真实身份待考。

《徐玉诺漂泊烟台》一文不长,其中写道:讲到文学研究会的历史,就不能忘却《将来的花园》的作家徐玉诺了。周作人说:“是于悲哀深有阅历的”,“微笑的脸”,“永远旅人的颜色”,“是大乐天家”(见寻路的人),但是谁知道这位诗人走到没落的路上呢……去年秋天忽然又漂泊到烟台,在山东第八中学校教两班国文,但诗人总竟没落了。他的名字,再不能激起青年们活跃的心。徐玉诺来到烟台,每天总觉得很清闲,自己要出周刊,出日刊,但是没有成为事实,后来觉得无聊了,便到小舞台去评戏,每天在报纸上做些捧戏子的小文章。出乎人们的意料,在十月十三日的《东海日报》登着徐玉诺征求伴侣的启事,登报征求伴侣,在烟台还是破天荒的事,而启事的措词,更幽默有趣,兹照录如下:“徐玉诺征求伴侣:敝人独处九年,深感不便,今征求伴侣,凡北方女子年在四十岁以上,能缝纫,善做面条,并无嗜好,愿与敝人技术合作者,请来八中教育宿舍接洽。”

应该说,《徐玉诺漂泊烟台》一文的内容是基本可靠的。作者“太史公”较为熟悉徐玉诺的文学创作,并对其生平活动也多有关注,他还特意引用了周作人的《寻路的人——赠徐玉诺君》(1923),对徐玉诺走上没落之路表达了慨叹与同情。文章虽短,却提供了不少信息,值得注意。

关于徐玉诺在烟台的文学活动,好友张默生曾经在《记怪诗人徐玉诺》一文中回忆了自己邀请徐氏来烟台任教的情形。该文说徐玉诺在烟台热衷于嘣嘣戏,大捧一位唱戏的坤伶玉莲花。“他先在报上发表他关于嘣嘣戏的伟论,他说这种艺术,可称真实无比。以后便去给玉莲花导演,有时为她修正剧本,为她邀约观众,人力财力,多方损失,他却以为极乐。”

张默生也曾提到徐玉诺在报上刊登征求伴侣的启事,并介绍了大致内容:“他初来时,感觉烟台山明水秀,风光旖旎,不禁兴高采烈,自以为得其所哉!不意几天过后,忽又感到寂寞,竟在报上大登其征求伴侣的启事,惹得烟台教育界一时又传为笑谈。”经考证,徐玉诺1913年初与张澄臣结婚。徐氏于启事中自谓“独居九年”,大约是指夫妻多年来聚少离多。正如张默生所言:“此处请读者不要误会,玉诺君是从不谈恋爱的人,而且那时年仅三十五六岁,若是有意恋爱,又何必征求四五十岁的老太婆呢?他不过想到就做,至于可做不可做,他却不管。”徐玉诺作为“怪诗人”的面貌于此可窥一斑。

作者“太史公”多次感慨徐玉诺及其他五四时代作家走上了没落的道路,并向读者抛出了问题:“消极,颓废,使许多人没落了。我们的诗人也正在走着没落的道路,但是此外他不能追寻更宽的道路吗?年来许多的诗人都没落了,这是什么缘故呢?”在某种程度上,作者指出的这一问题值得深思。自五四时代成长起来的一部分作家,在新文化落潮后确实走向了消极、颓废。这是天才型文学家的天性使然,抑或动荡的社会在个体性格上的投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