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齐鲁史记 > 正文

烽火家书中的英雄柔情

核心提示: 从信中可看出董文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还体现了董文英作为丈夫和父亲对妻子的关爱和叮嘱,希望儿子长大后继承父志、报效国家的殷殷期望!4月23日拂晓,日军的炮弹像暴雨一样覆盖而来,顿时阵地上成了一片火海。

 

□郑学富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句诗表现了身陷安史之乱战火中的诗人杜甫期盼得到家书、挂念亲人、心系国事的情怀。笔者在收集整理台儿庄战役史料时,读到了部分当年参战将士的家书,从这些家书中,我们不仅可以领略到抗日英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情壮志,也能体会到“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的英雄柔情。

尹国华望妻子“俭约持家”

1938年4月8日台儿庄大捷后,60余万中国军队集结在鲁南,准备与日军决战。日军也调集30余万精锐军队,分六路向徐州迂回。李宗仁致电蒋介石,指调第六十军增援。

4月22日8时许,作为六十军先头部队的183师542旅1081团2营刚赶到陈瓦房村,即与日军矶谷师团濑谷支队的一支搜索队遭遇。营长尹国华一看尽是平原,无险可守,一面命令部队立即进入村内,构筑阵地准备战斗,一面率领尖刀排向敌搜索队奋勇攻击,消灭了这一小股敌人,夺回了陈瓦房。这时日军的一个大队赶来包围了陈瓦房。

尹营与敌展开激战,反复肉搏,面对几倍于己且配有坦克、大炮的日军精锐部队,尹国华身先士卒,英勇杀敌,全营官兵抱着“以身殉国”的决心,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日军坦克,与四面冲来的敌人白刃搏斗,逐屋逐院争夺。从早上一直战斗到傍晚,没有后退一步,年仅30岁的尹国华及全营500多名官兵壮烈殉国。

尹国华殉国后,《云南日报》的记者前往其家慰问,见其妻端庄和蔼,正怀抱不满周岁的幼子在庭前戏耍,尚不知丈夫已经牺牲。记者便以前方战况相询问,她从书橱里拿出几天前收到丈夫寄来的信和照片,让记者看。尹国华在给妻子的家书中写道:“韵鸥爱妹:到信阳后寄出三次信,都收到了吗?近来剑生(其幼子)已在牙牙学语了吧……两女近来也能执笔学书了吗?这虽是她们还爱学好,同时也是环境允许她们,不然,如在战区的孩子,逃亡之暇,哪能再求学哟。希望你以后再带着他们去同摄一影寄来……韵鸥,在家要俭约持家,用一文钱要有一分钱的代价,同时,省下一文钱,捐助国家,也就是增进一分的抗战力量……至于我,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我很兴奋这一次能有机会去和敌人周旋,为了我们国家的存亡,我很愿意与日本鬼子拼命到底,即使不幸而战死,也算是我平生的夙愿了。”

董文英盼子“以继吾志”

在台儿庄战役禹王山阻击战中,第182师1078团团长董文英率部奉命守卫在台儿庄东侧湖山、窝山一带。此间,他曾给妻子贺茂莲写过一封家书:“……现奉令守卫台儿庄东翼的湖山、窝山阵地,虽尚未接敌,但连日来,我军官兵已伤亡多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身为抗日军人,负有保卫我神圣领土重任,此为我与阵地共存亡报效国家,竟素志之时也。我如为国牺牲,身无长物,家中所遗什物悉归茂莲,盼善抚子儿以继吾志,勿过分悲戚,炮火连天,不暇详嘱……”

这既是一封家书,也是一封遗书。从信中可看出董文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还体现了董文英作为丈夫和父亲对妻子的关爱和叮嘱,希望儿子长大后继承父志、报效国家的殷殷期望!

董文英所部坚守的湖山、窝山阵地战事异常激烈。日军在飞机、重炮和战车的掩护下发起一次次的强攻,阵地硝烟弥漫,弹片乱飞。董文英沉着指挥,一边加强火力坚守阵地,一边伺机反击,打得日军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狡猾的日寇让伪军刘桂堂部在夜色中偷偷地尾随董团,并命令少数伪军穿上我牺牲士兵的军服混入军中。

4月25日凌晨3时左右,董文英率部到达了湖山团指挥所。正在清点人数时,不料指挥所里突然响起了枪声,董文英连忙下令部队肃剿攻入团部的伪军。此时,日军的后续大部队源源不断涌来,里应外合,很快占领了团指挥所。万分危急中,董文英率领5连反复冲向指挥所,均被敌人的强大火力压制。2营营长张言谨见董团长的左手小指被子弹击穿,流血不止,请求他下阵地包扎。董文英说:“这种关键时刻,如果我下了阵地,军心会动摇,我决不能离开!头可断,血可流,阵地拿不回来,我誓与阵地共存亡!”

在激烈紧张的冲杀中,2营张营长胸部中弹,董文英派人将他送往后方治疗,自己又与日军展开拼杀。敌人的一排子弹打来,击中了董文英的头部,他壮烈牺牲于湖山阵地前沿。

黄人钦劝新婚妻子“另嫁”

四月鲁南的夜晚,还有一丝凉意,刚刚打退鬼子的一次进攻,战场上死一样的沉寂。黄人钦,这位29岁的滇军上尉连长毫无睡意,他从怀里掏出绣着梅花的洁白手帕,陷入了回忆:

1937年10月2日,在六十军1082团军营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新郎正是黄人钦,新娘是昆明女子中学的学生商幼兰。蜜月才过几天,10月5日,六十军在昆明巫家坝举行誓师大会,出滇北上抗日。当黄人钦告诉妻子和家人马上要随军出征时,大家都惊呆了,亲友们劝说:“你蜜月未满,如果请假,长官会批准的。”黄人钦慨然答道:“日军侵略中国,多少个家庭在生灵涂炭,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他对妻子深情地说:“幼兰,保家卫国,好男儿自当投身沙场!为了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幸福,只有牺牲我们的小幸福了。”临别前,商幼兰送给黄人钦一只绣有他最喜欢的梅花的手帕。

4月23日拂晓,日军的炮弹像暴雨一样覆盖而来,顿时阵地上成了一片火海。炮击刚一停息,日军便在十多辆坦克的掩护下开始了进攻。连长黄人钦立即指挥战士们进入被炸成蜂窝状的阵地,迎击潮涌而来的日军。战士们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人坦克,轻重机枪密集开火扫向正在进攻的敌人。炮兵们主动配合步兵,把炮弹准确地打向接近阵地的日军。面对涌向阵地的日军,黄人钦率队奋勇冲杀,与敌肉搏,血战终日,不幸在冲锋时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战友们在给黄人钦整理遗物时,在他的衣服口袋里,那只绣着梅花的洁白手帕已被鲜血浸透,里面包着一页被染红了的信纸。这是一封写给新婚妻子尚未来得及寄出的信,上面写着:“倭寇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

不知道新婚妻子商幼兰得知丈夫阵亡的噩耗和看到这封信后是什么样的心情和境况,可是家乡人民没有忘记这位为国捐躯的年轻英烈。他所在的部队将他的血衣和遗书寄回了他的家乡,乡亲们在其祖坟地里,为他建了一座衣冠冢,以示悼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