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再见,那年夏天

核心提示: 就在王明路走出李兰家的时候,王明路分明听到还在院门口站着的李兰对着丈夫说了一句:“那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王路明听着心里一阵的酸苦。

文/万有文

王明路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李兰叫到教室里来,而叫就叫了,他却那样干坐着并不说什么。一个人楞坐在那里,眼睛瞅着教室的水泥地板;而李兰则凝视着窗外,看着校园里那些正在攒动的人群。

这是学校里正在开夏季运动会,号角声拉拉队呼声一声接过一声,此起彼伏。王明路和李兰这会本也应该在校园里被体育老师临时画出来的跑道旁当啦啦队,但他鬼使神差般地却喊上李兰想要对她说上几句话。也许是那些话憋在他的心里很久了,他想说出来,但又不知道怎么说,就坐在那里脸上烧灼一般,一阵红似一阵。

也许李兰也注意到了这些细节,这个平时与王明路并不多话的女孩,此时显出一些不安来,她并不知道这不安来自于哪里。王明路低着头,在偶然抬起头看到李兰时,李兰的胸膛早已是一起一伏的。李兰也红着脸,刻意地憋着呼吸,还有与他一样有的那种莫名的红晕和烧灼。

王明路羞愧地将自己的那种臆想、猜测放下,也将原本抬起的眼神重新垂下去。他说:“你现在应该好好学习呀……”

他本来不想这样说,因为就是他看到她的学习现在猛地下滑了,他觉得李兰不应该。王明路不知道李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想去和她谈谈,但又不知道怎么样去谈。在刚到这个班里的时候,他很看好这个女孩子,并对她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他们以后能一起顺利考入高中,然后再一起考上大学,至于再以后的事,他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但在他的心里就希望这个女孩能在高中甚或大学里,他们一直能在一起。而他们现在如果在学习上相差甚远,那么这个希望就基本上等于零。所以,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鼓励这个叫李兰的女孩子好好学习,把落下的功课补上,迎头赶上来。

但那个时候,王明路已经是班里的第二名,第一名的是近视眼王燕霞。一个眼睛先天近视且近视到让人无法理解的女孩——王燕霞,就坐在王明路的旁边。每每地王明路看到那个叫王燕霞的女孩看书时,他冷不丁就会担心王燕霞的那双眼睛终有一天会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是王燕霞还执意在看,看的时候仍然尽量把头埋在书里或是眼睛对到作业本上。

而现在他不再担心那个叫王燕霞的女孩,而是担心起一个叫李兰的女孩子。王路明记得,在他们刚分到这个班里的时候,王明路是第二,李兰是第四或第五,反正就在这两个名次上徘徊。但在之后的那一个学期,也就是即将升初三的那一个学期,李兰的成绩忽然一落千丈,成了班里的后二十名的学生。在学校举行的那次期中考试,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宣布成绩时,当他听到自己的成绩后,就努力在寻找那个叫李兰的女孩名字。当听到李兰这两个字,而后又听到一个三十七名时,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为什么李兰会考得如此之差!他一直想问问她。

就在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好不容易在那次运动会上,他憋足了勇气,把李兰从人群里叫出来,他的叫声似乎嘶哑得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没想到的是李兰竟跟着他走出了人群,一直厮跟到了教室。教室里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我也想好好学习呀,可是我……”李兰几乎是哭着说出这句话的。王明路分明听到李兰是带着哭腔。

他的心就像被揪在一块,他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的这个女孩,便仍然那么愣愣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王明路一直在给自己打气,让自己说点什么,以缓和紧张郁闷的空气。但他就是说不出口。忽然想起他此前想着和李兰一起考高中上大学的想法,鼓足了勇气却最终还是没能张口。

“真的,我们要好好学习,父母供我们上学不容易呀,为了报答他们也应该把学习学好。”他把平时父母教育他的那句话改装了一下说了出来,就变成了教育李兰的那种口吻。他说出了,却又觉得不对,但话已出口,收也收不回来。就又是一阵更为热烈的烧灼,不但烧灼他的脸和脖子,连他的整个身体也像是在炙拷烤中。

他极力抑制住心跳。随后就听到李兰有些冰冷的声音:“嗯,我知道。”

王明路觉得有些羞愧地瓷在那里。他还想再去问,她最近怎么了。但李兰却忽然说:“我们班的胡月兰上了,我们去看吧。”王明路从窗子里向外望了望,便只好跟着李兰也出了教室门,两人一前一后,转眼就过了教学楼的回廊,校园里的呼声也就越来越清晰。

王明路望着李兰的背影,看着这个正处于花季,恬静美丽的女孩,想起李兰无数次在学校文艺节目演出,不止一次地和班上其他漂亮的女孩子从男班主任的宿舍里走出来。看着她们一个个经过化妆,身穿白或橙黄的裙子,漂亮得让那些男生心里痒痒,偷偷地看。王明路也和其他的男生一样,心怀嫉妒,嫉妒那个班主任能和这些漂亮的天使如此近地接触。他们不知道那些女生在男班主任的宿舍里如何当着男老师的面当场更换上衣裙,她们一定知道羞怯,但一定是被那男老师故作镇定的呵斥,迅速地把衣服脱掉然后换上另外的装束。

总之,这些细节也在王明路的脑海里不止一次地划过。班上的那些吊儿郎当的坏家伙又会怎么想,怎么看?也许早有人在背地里骂她们不知廉耻,好像她们与那个男班主任有着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因为那也是个没有结婚的年轻男子,这种想法不止一个人有,甚至很多人都有。

但李兰的学习会是因为这个吗?是因为那个男班主任还是因为这些流言蜚语?他不敢肯定。

自此,他只能远远地看着李兰,投以殷切的目光。李兰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过。

直到有一天,王明路打算收拾书包回家的空当,听到班上几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聚在一起正说着上周星期六的事,听到他们一阵一阵的笑。其中就提到李兰。

一个就说:“这个星期我们再去玩玩她!”

王明路就想起去年时,这其中的两个就参与了一次强奸活动。他们是把那个女孩子骗去说要去玩,其实他们是商量好了。等把叫去的女孩子灌醉,他们再实施强奸。但后来所有的事情都被学校里压了下去没有闹出什么事,双方的家长却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学校对那四个家伙进行了全校通报批评,只是那个女孩还傻傻地站在那里被学校领导逼迫着叙述当天发生的情景:

“……我喝醉酒以后,晕晕乎乎地,就睡过去了。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人解我的衣服,还在我身上摸索的……”这是那个女生最后的陈述,让众多的学生听得一阵又一阵的躁热。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久,但在王明路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此时,听到那两个家伙又与那次进行犯罪实施的两个头碰在一起诡秘地商量着什么的时候,他就有些怒火中烧。继而他就听到另一个说:“你那天还没玩够吗?嘴都亲了。”

然后又是几声笑。

另外一个说:“你还揉过她的奶呢……”那笑声就越发喧沸起来。当传到王路明的耳朵里时就像一些尖锐的刺,从耳朵里一直扎到他的心上。他真想站起来臭骂那些无耻之徒,但一想到人家若问他,他与李兰是什么关系,这么操心李兰的事。他怎么去回答?

听到另外一个男生说:“刚开始她还不同意,我就扇了她一个,我说,‘你班主任那里都行,我这里就不行了?’最后她倒还是行了。”

“你就是摸了摸奶,这次让你玩刺激的。”

四个家伙眼目一对,就又哈哈大笑起来。

王明路气得背起书包就往外走。他想去告诉李兰,但李兰家离这很远。况且她不知道李兰家在哪里?问谁呢?一路上,王明路都踌躇着,终然是走到半路没有去。

自此之后,他看到李兰的学习更落的没有底了。每当老师念及一次,他的心上就产生出无比的悔恨。好在上到初三以后,学校又进行了分班。他和李兰就像天各一方,不常见面了。

有一次,他在去他们班主任的宿舍时遇见了李兰,李兰微微地向他笑着,但他的心却撕碎了一样,痛得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眼睛低垂着走了过去。

直至初中毕业,王明路没有上高中,而是考上了中专,在省城上学。三年中专学习,让他出脱成一个英俊的小伙。毕业后,就又分到了他老家所在的乡政府。

有一年乡里组织大队人马去农户家收取农业税,当他走进一户人家,出乎他意料的是,屋里迎出来的却是李兰。王明路当时差点没认出来,李兰变得臃肿,而再没有上学时的那种青春靓丽了,穿衣也像是农村妇女显得无精打采,眼神始终伤感而浑浊。

王明路猜出李兰这几年可能受了不少的苦。

李兰愕然地愣在那里,尴尬地站着,笑都像凝固在脸上了。他们对视笑了一下,紧接着从屋里走出来一个高挑的男子,瘦弱的就像两根麻杆支着一副身架。

王明路被让到了屋里,说了来意,李兰就把钱如数全部交给了王明路的同事。王明路故作镇静地询问李兰,那个男子是谁?这是谁的家?

就在王明路走出李兰家的时候,王明路分明听到还在院门口站着的李兰对着丈夫说了一句:“那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王路明听着心里一阵的酸苦。他的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了那年夏天的情景——天空是如此蔚蓝,校园里一片喧闹,喊声震天,他和李兰相跟着来到了教室,从教室里仍然可以看到校园里的热闹景象,而他们正在展开他们的话题,他们的羞涩让今天的王明路仍然感受到那份燥热,他也分明看到李兰当时那种心绪的不安,而直到今天他仍然不知道李兰的不安到底是什么?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