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情感倾诉 > 正文

这一生,我该如何承受这巨大的愧疚包袱

核心提示: 出事以后,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该如何面对肖家人,以及对肖伟父母的赔偿问题。肖伟去世后的第七天,我一人抱着鲜花去殡仪馆看他,当我看见骨灰盒上的遗像,情绪顿时崩溃,不由放声痛哭,这张照片是我给他拍的,那时我俩念大二,肖伟很喜欢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在手机里。

口述:罗晨(化名) 整理:小雅

我和肖伟(化名)是发小,两家父母既是同事又是好友,犹如亲兄弟的陪伴使我俩比其他独生子女的成长中多了一份特别的手足情。然而,由于我的酒驾导致肖伟去世,瞬间,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改变。

四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我请一对刚结婚的同事吃饭,很自然地把肖伟也叫上了,然而做梦也没想到,这顿饭居然成了“最后的晚餐”。从饭店出来已是深夜,大家都有些许的醉意,因为我不胜酒力就喝了一瓶半啤酒,所以大家都坐上了我的车,把同事送回家后,谁承想在我送肖伟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

凌晨两点的道路又安静又宽敞,我的情绪也被并不多的酒精点燃了,无形中加快了车速,存着侥幸心理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当时肖伟还开玩笑说,“明天交警就找上门了。”在下一个路口的红灯亮起时,我依然没当回事,直接往前闯。一辆渣土车像脱缰的野马猛然间从右侧冲撞过来,我蒙了,双手无法掌控车辆,硬生生地撞在渣土车上,我受了轻伤,坐在副驾驶上的肖伟受伤最重,送到医院后已经不行了……

我哆哆嗦嗦打电话给父亲,告诉他出事了,当他赶到医院看见一切都无力回天时,父亲紧握拳头,朝我脸上猛烈一击,“作死的混账,你这一辈子甭想再得到轻松。”无需一辈子,我现在已经深深感受到这个债要背负终生了。

出事以后,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该如何面对肖家人,以及对肖伟父母的赔偿问题。我家这边始终处在罪人的角色中,肖伟的两个姑妈对着我父亲又哭又骂,还扇了他好几个嘴巴。肖家的任何一位亲戚,不论年幼年长,都可以冲着父亲指责谩骂,这些细节都是一同去处理事情的小叔回来告诉我的。父亲是个相当顾及脸面尊严的人,因为我闯下的祸端,不敢想象他需要释放多大的能量,才可以硬撑着面对现实。

在中间人的调解下,也冲着两家旧时的交情,最终的结果是我家赔付肖伟父母80万,一年之内分两次付清。肖家在谅解书上签字,免去我更重的事故处罚。事情至此看似尘埃落定,但沉重的愧疚感始终像魅影一般缠着我。肖伟去世后的第七天,我一人抱着鲜花去殡仪馆看他,当我看见骨灰盒上的遗像,情绪顿时崩溃,不由放声痛哭,这张照片是我给他拍的,那时我俩念大二,肖伟很喜欢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在手机里。如果我不闯红灯,如果不心存侥幸,如果当时给肖伟叫辆出租车,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现实就是现实,两个家庭都让我毁了,肖伟的父母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我父母也迅速衰老下去。

我发现自己生活的空间如此狭窄,走出家门,仿佛所有的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我,我不愿出门,害怕黑暗无底的深夜。夜里,只要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就感觉肖伟站立在床边,我拼命想抓住他的手,挽回一切,可我什么也抓不住。每晚我都开着灯,漫长的夜晚是那么难熬,翻看手机电脑里和肖伟的每张照片,想起我俩儿时的美好记忆,他那么阳光帅气,可现在却躺在小小的盒子里,一想到这个场景,我的心就揪成一团,愧疚自责的无助感好似海啸一般将我吞没。

我找了好多理由宽慰自己:想开点吧,我家已经赔钱了,“多少钱也换不回人家儿子的命,多少钱也买不来你的心安。”父亲这句话犹如钢针一样,尖锐地戳着我的心;我想过远走他乡,也曾想过自杀,可一想到我爸妈和肖伟的父母,又感觉承担的责任很重。我就是一个罪人,对不起任何人,沉重的内疚压迫得我没有往前走的信心,我不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