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天赐的父母

核心提示: 海霞从惊恐中恢复过来说:“我今天上夜班,刚出门就遇上了这个坏人。不管海涛和海霞说什么,女人就是执意要带走天赐。海涛说:那就让天赐自己选择吧!天赐给爸爸妈妈跪下了,他说:“我只知道你们是我的父母,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是你们哺育我长大成人,我一生中只有你们是我们父母。

文:张凤英

春节快到了,天气特别冷,那天郝海霞上夜班,胡同里的灯坏了,路很黑,她刚走出家门不远就发现被人跟踪了,情急之下她想往回返,结果一双大手卡住了她的喉咙,她想喊救命,却喊不出来。那个男人把她推进黑暗的地下室,然后就剥他的衣服。趁着坏人松手的一煞那,她拼命地喊:“救命呀!救命呀!”这时候,一束手电筒的强光照进地下室,一个中年男子大喊:“住手!”紧接着和坏人扭打在一起,黑暗中,她穿上衣服。坏人没有得逞,逃跑了。

救她的中年男子说:“你不是西单元的海霞吗?我是东单元的邻居海涛。你这是去哪里呀?我送送你吧。”海霞从惊恐中恢复过来说:“我今天上夜班,刚出门就遇上了这个坏人。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呀!”海涛说:“别害怕,我送你上班吧。我闲着没事儿。”于是,海涛用自行车把海霞送到了她工作的大雁刺绣厂。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同乘在一辆自行车上。快到的时候海涛问:“你这个周都上夜班吗?我来当你的护花使者怎么样?”海霞苦笑了一声说:“我算什么花啊,就是算,也是一朵枯萎的小花。”海涛真情的说:“也许,在别人的眼睛中,你是一朵枯萎的花,但是在我眼睛里你是那么柔美,那么真诚。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性格好,心眼儿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可惜我没有福分与你交朋友。我是一个做了二十年大狱的刑满释放人员。我没有资格追求你。不然我……”海霞听姐姐说过,东单元的海涛小时候和人打架闹出人命案,在监狱里改造了二十年,现在陪着老母亲生活。他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靠当装卸工挣钱养活老母亲。海霞说:“你的事儿我听说过一些,你不要灰心,你这样一个没有结过婚的男人,总能找一个好姑娘结婚的。”海涛说:“有人介绍过一个未婚姑娘,但是人家嫌弃我有一个老母亲。”海霞说:“母亲怎么了?难道人可以没有母亲?男人不能爱自己的母亲还能真心爱其他人吗?”海涛很受感动,他说:“说得真好,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经典的话来。谢谢你的一番话。”

第二天,海霞还是上夜班,她刚刚走出单元门,就看见海涛已经手扶着自行车站在那里等她了,而且胡同的灯也亮了。她真高兴。海涛说:“我送你上班吧。”于是他们一边聊天一边赶路,海涛讲了自己的母亲,海霞也讲了自己的母亲,他们都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这个话题是他们共同感兴趣的。

星期天,他们约会在电影院看电影,那天演的是日本电影《远山的呼唤》他们被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所感动,双双留下了眼泪。后来他们又去了茶吧,海涛给海霞讲了自己二十年来在监狱中吃了多少苦,多么想念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多么寂寞和孤独;海霞给海涛讲了自己的不幸婚姻,讲了自己这些年来多么思念自己的儿子,却不能相见等等。于是,他们相拥痛哭。

哭完以后,他们心里舒服多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情绪涌上心头。海涛说:“海霞,你比我小,我比你大。咱们就拜个兄妹吧。以后我会像亲妹妹一样的呵护你。”

海霞说:“只有你这样的处男才如此表达你的爱呢,可我不是愿意做你的妹妹,我是想做你的女朋友。”

海涛红着脸一把拥过海霞说:“谢谢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是怕自己配不上你,怕开口把你吓跑了。”

海霞说:“我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能找你一个处男哥哥,这一辈子也是够有福的了。我们都是经历过苦难的人,要学会互相珍惜呀。”

于是,海霞的母亲和姐姐看出来了,海霞的脸上出现了朝霞,她受伤的心开始复原了;海涛的母亲也发现了,海涛的脸上经常带着幸福的微笑,他像个初恋的大男孩一样。

岁月如梭,他们不能再蹉跎了,于是他们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双方只请了最亲的亲人参加了婚礼。他们说:“我们有相互的爱和珍惜,有双方母亲的爱,亲人的爱就足够了,比任何财富都宝贵。”

本来,他们可以生一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就行了,他们没有太多的奢求。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海霞单位工会组织到郊外活动,她为了救落水的儿童受了伤,同事们把海霞送到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海霞流产了,而且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海霞的心碎了。海涛跑到医院知道了这一切,他也心碎的哭了。人们不禁感叹:苦命的人呀,你们怎么这样不走运呀?

晚上,他们互相依偎,互相安慰,互相拥抱,互相鼓励,躺在医院那病床上没法入睡。他们手牵着手,出来在夜色中散步。海霞说,想去厕所。于是他们来到离医院不远的公共厕所。突然,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他们以为是幻觉。互相望了一眼。又听见更大的婴儿哭声。于是他们心急地来到女厕所,看见一个婴儿躺在一堆卫生纸中间,浑身青紫,天呀,这是谁家的孩子呀?他们抱起孩子,一看:是个男婴,手上还带着一个玉镯。他们激动不已,这是上天可怜我们,给我们送儿子来了。海涛脱下衣服,包裹住男婴,把他带回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男婴除了有点感冒以外一切正常。他们决定收养这个弃婴。这个可怜的小生命!

他们卖了家里的冰箱和电视,给孩子买了奶粉和婴儿服,做了小被子,准备了尿布,当起了妈妈和爸爸。他们宁愿自己吃方便面,也要给儿子买好一点的奶粉;他们不舍得叫婴儿哭一声;他们给他取名字叫天赐,他们说:“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儿子。”他们把满腔的爱都给了孩子。双方的母亲也肩负起了奶奶和外婆的责任。亲戚和亲人都来帮忙,这个给几件小衣服;那个给几块尿布。这个给买几罐奶粉;那个给买几包尿不湿。终于小天赐会翻身了,会坐了,会爬了,会走路了……

就在天赐18岁生日的时候,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拿来一个和天赐那个玉镯一模一样的玉镯,她说,18年前他失恋并生下男孩,她把男孩丢弃在医院旁边的女厕所里,现在她有钱了,也有了家庭,她先生不能生育,她要领走天赐做他们的儿子。

那个女人说,他们能给天赐富裕的生活,能让天赐上最好的大学,能给天赐找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做妻子,而海涛和海霞说:你能向我们一样爱天赐吗?你知道天赐喜欢什么爱好什么吗?你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吗?

不管海涛和海霞说什么,女人就是执意要带走天赐。海涛说:那就让天赐自己选择吧!

天赐给爸爸妈妈跪下了,他说:“我只知道你们是我的父母,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是你们哺育我长大成人,我一生中只有你们是我们父母。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们。”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