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儿子带我去草原

核心提示: 霞光普照的六日清晨,作别闯关东后代的乡音乡情,一路驱车来到莫尔道嘎森林公园至高点,向下俯瞰,仿佛踏进树的海洋,扑入双目的是:植被丰厚的林海,古树参天的林海,飞禽走兽的林海,溪流密布的林海,无边无际的林海,生机勃勃的林海。

文:王道晴

望着桌上这瓶北纬48度的矿泉水,我的思绪又飞到呼伦贝尔,那是半月前,因天气炎热,孝心满满的儿子与儿媳一拍即合,带上双方父母畅游呼伦贝尔,6月30日启程,跟随儿子去远游。

步出海拉尔机场,已是傍晚7点,本应暮色苍茫,夕阳的金线却调皮地跳到身上,有点热,还有点耀眼,“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尽黄昏”。海拉尔市,年轻人般的迎接我们,街道又整齐又干净,充满朝气,令人耳目一新。注定这场说走咱就走的旅程充满欢乐。

第二日一早,儿子和导游小白各开一辆车,一行八人,披着霞光向满洲里进发,开始了走马观花之旅。

一路上,我把记忆的闸门折叠又打开,天蔚蓝的广阔,湛蓝的清澈,融化在远处的湖水中,恍惚中辩不清哪个是天哪个是湖。蓝的这般清纯,这般洁净,这般明媚。姿态万千的白云,一团团悬浮在天上,近的触手可及似的,远的变幻莫测,有的似熊,憨态可鞠,有的似马,高大威武,有的似凤,拖着飘逸的凤尾,有的似龙,张牙舞爪,我被逼真的图案,锁住了双眼,陶醉的一塌糊涂,将目光投放到浩渺无垠的大草原,无边无际碧绿的地毯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蒙古包,白底蓝花金边,透露着浓浓的民族风情。远远地数不尽的羊群,棉团似的,密密麻麻,一团团一簇簇,是天上掉下了白云朵,还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白云”。再将眼睛的镜头拉近路边,牛群被不足一米高的木桩护栏,圈在自己的领地,它们得意的嚼着小草,偶尔摘几朵小花调调口味,它们悠闲地戏耍,悠闲的两两传情,悠闲地母子相偎,当然啦,还有为“美女”斗的头破血流的,它们不断地繁衍生息,为人类造福。一群三河马,从路边的浅水湖里跃出,抖动着威武的身躯显示它的潇洒,油亮的皮毛显示它的强壮,粗壮的马尾显示它的飘逸,昂首挺胸显示它的尊贵。手拿套马杆的汉子,骑在一匹马上,一声哨令,马像训练有素的士兵,齐刷刷地列队而去,浩浩荡荡,又风度翩翩,足有二三百匹,果然不愧马中豪杰。让我想起草原那达慕的盛况。

令人激动的事,一桩又一桩,来到呼伦湖,我被它的浩瀚惊呆了,这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无边的湖水,乘风而行,滚滚的波涛,滚滚地浪,滚滚地窜到岸边,踮起脚尖一跃,飞花四溅,打湿了花儿一般的姑娘,玉儿一般的新娘,风儿一般的小伙,丽人手持相机、手机,边拍边跳,边跑边叫,与浪花赛跑。波涛起伏的湖面上,成群的海鸥展开青灰色的翅膀划翔着,不时的冲下湖面叼出一尾活鱼,然后展翅拉升旋转,听不清海鸥的呻吟,见不到海鸥的恐惧,却见海鸥旋转着翻飞,冲撞的湖水沸腾一般,我想,水下定有不尽的鱼虾,不尽的水濑,否则海鸥不会拼命地叫,愤怒地叫,气急败坏地叫,当然也有欢腾地叫,弄的我心潮起伏。不禁赋诗一首:“烟波浩渺天一色,龙去空留鸥鹭忙。夏日神游呼伦湖,何求三山神仙方。”抒发一下这清澈如水的快乐。

站在满洲里的国门时,临近中午娇阳四射,远眺满州里,风姿绰约,名副其实的东方明珠,它不但是陆路最大通商口岸,也是拥有百年历史的口岸,吞吐量大,融合中俄蒙三国风情,誉为东亚之窗,建筑设计精妙,风格各异,中俄界碑前,游人如织,相机、手机,纷纷记录下这骄傲的一刻。国门大楼里,玲琅满目,身上穿的,肩上披的,手上戴的,屋里摆的,肚里装的,应有尽有,中俄岗哨近在咫尺,他们手握钢枪,时刻捍卫祖国的尊严。霓虹灯下,各民族悠闲地逛街,悠闲地购物,悠闲地吃烤串,一种慢节奏,让人生羡,当然,还有游人购物的匆匆脚步!这一晚,烤串、小吃加摇篮,让我心潮澎拜又悠然地进入梦乡。

别了美不胜收的满洲里,顶着霞光上路,来到中俄的界河-----额尔古纳河,阳光洒在河面上,波光粼粼,以海拉尔为上源,全长1666公里,它是黑龙江的正源,河的右岸为山岭森林,是成吉思汗的故乡,遥想铁木真当年,率蒙古铁骑,南征北战,建立蒙古帝国的英雄气概,令人心生肃穆,如今的黑山头室韦一带,都留有他巍然耸立高峰的印迹,室韦路边的一块巨石上写着“蒙兀室韦”,我们正在拍照留念,突然一个身披盔甲,骑着战马的人,威风凛凛的来到“蒙兀室韦”前,我先是一愣,“铁木真”再现了,仔细一瞧,是一英俊小伙,只见他的“爱妃”正咔嚓咔嚓对着他拍照。抬头远眺国境线哨所上的国旗,不禁感慨这天地英雄气,早已注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千秋尚凛然。伟人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迈,意犹在耳,英雄辈出的中国人,为捍卫祖国尊严,随时都会奔赴杀敌的战场。这一晚在额尔古纳,悠哉松木别墅里甜蜜的进入梦乡。

次日披着霞光向马蹄岛出发。远眺马蹄岛,实至名归,俄罗斯村庄近在咫尺,一衣带水,唇齿相依,这里水草丰满,牛羊肥壮,有人说“物种越多,生态越平衡,环境越美丽”,此话不假。马蹄岛一带,野韭菜,车前草,草决明,蒲公英,或开花吐蕾,或争奇斗艳,生机一片,野菊头顶小巧的黄花,微风中向游人频频点头,原来,这儿也是万类霜天竟自由啊。河边小咬横飞,印满了牛羊马的脚印,当然当然也印上我胶鞋第一痕。

巍巍兴安岭,滚滚呼伦水,千里草原铺翡翠,天鹅飞来不想回……,又是一个撒满阳光的早上,在一群“亚尔达西”的载歌载舞声中上路,望着她们潇洒的舞姿,仙女般的身材,看在眼里喜上眉梢,此舞只应电视看,人间能得几回见,让我过了把隐。我们穿过翡翠的大草原,向目的地莫尔道嘎进发,令我魂牵梦绕的原始森林,就在莫尔道嘎。它位于大兴安岭北段腹地。当我们行进在大兴安岭的密林丛莽中,“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曾是我儿时的梦,今天投进它的怀里,零距离,激动的心快要飞出心窝,我问儿子:“在这里能否碰上鄂伦春人的骑射?”儿子边开车边乐:“保护野生动物是国策,怎么可能乱骑乱射?再说鄂伦春族早已安居乐业了。”我哑然。来到莫尔道嘎林业招待所已是华灯初上,在莫尔道嘎的商业街上,让鲜美的烤肉和小吃填满了肚皮,又采购了一些当地的土特产,住了一晚。

霞光普照的六日清晨,作别闯关东后代的乡音乡情,一路驱车来到莫尔道嘎森林公园至高点,向下俯瞰,仿佛踏进树的海洋,扑入双目的是:植被丰厚的林海,古树参天的林海,飞禽走兽的林海,溪流密布的林海,无边无际的林海,生机勃勃的林海。大兴安岭是我国重要的林业基地,全长1400多公里,分隔开内蒙古高原和松辽平原,野生植物近千种,珍禽异兽四百余种。走近森林,耸立在面前的是落叶松、樟子松、红皮云杉、白桦、山杨等,它们都昂首挺胸的与我们对峙着,星罗密布,枝干与树叶犬牙交错,挡住了密隙的阳光。有的酷似青壮年,英武坚挺,有的似鹤发童颜的老翁,有品位,有吨位,有内涵,岿然不动,根深叶茂,有的似擎天柱,直耸云霄,有的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又粗又胖,阳光穿透的树叶幽绿碧翠,像大姑娘上轿,娇滴滴的一尘不染。路边花儿开,树上坚果待人摘,身处大氧吧,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个字“爽”,我想人类若能久居此地,肺病医生该失业了,导游小白说:“向前看,一派风平浪静,说不准树下的豺狼虎豹正在窥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盼望着我们如何成为它们的盘中餐呢”。一阵开怀大笑之后,细思量,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能掉以轻心,望着面前的栋梁材,静静的不说话,让我感慨万千,它们功勋卓著,大到楼堂馆所,小到千家万户,谁少的了它们,它们担当着制氧机,阻风沙的重任,战机战船,谁离的了它们,别学曾经的西双版纳乱砍乱伐,让它们与蓝天永恒!与大地永恒!与人类永恒!孙女说:“假如我们人人都做愚公,每人每年种树一棵,要不了多久,沙漠、平原同时冒出许多大森林,那该多滋”。大家异口同声:“这是个好主意”!突然一只雄鹰从林中窜出,距我们大约二三十米,翅膀像滑翔机又宽又大,“多像飞机呀!”孙女的一声尖叫,目光齐聚老鹰身上,它像鲲鹏展翅向蓝天冲刺,又翱翔而去,转瞬没了踪影,我的目光在空中追寻着它,却再次被蓝天锁住,湛蓝的天空没有一点云彩,像大海一样蓝,“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若能乘风摸一把蓝天过过瘾,扯一块做衣衫,定然不羡鸳鸯不羡仙,走在返回的白桦林里,从内心发出感叹。小白说:“下次来,春看杜鹃满山,夏至林海听涛,秋看五花山景,冬看雾松素裹”。

从森林公园出来,一路向西去了恩和俄罗斯族民族乡,为的是孙女要骑马。民族乡住的是木刻楞,将二层松木别墅供游人住。这里绿水青山环境悠雅,难忘“亚达西”的热情与豪爽,心里有种相见亦难别亦难,此情只待成追忆。

正在写作业的孙女一句“奶奶我饿了”,打断了我的思绪。应该说:不到呼伦贝尔很遗憾,不到呼伦贝尔心不甘,不到呼伦贝尔非好汉!因为这里的生态最完美,这里的原野最绿,这里的森林最旺盛,这里与众不同,只因身临其境。

难忘呼伦贝尔纯美的白云,绝美的蓝天,大美的草原,至美的森林,唯美的湖水。还有那难忘的乡音和“亚达西”的热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