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老街的记忆

核心提示: 如今,文庙已经修茸一新,颇具规模。“濯缨泉”的水是从地下的泉眼中涌出的,泉水有三米多深,穿民宅、过小桥,流至泉东北方的曲水亭,汇合珍珠泉的水,流入“大明湖”。这儿,成了“舌尖上的芙蓉街”,老街变成一条“小吃街”。把对老街的记忆和眷恋,埋在心底。

文/春江月明

题记 :小的时候,曾在芙蓉街居住。夜晚,伴着街上幽暗的灯光入睡。清晨,在沿街的叫卖声中醒来。那里的一切,都让我难以忘怀,那是我记忆中的一条老街。

拂晓,沿街的灯光还未熄灭,老街仍在沉睡。

脚步轻轻,踏进老街的怀抱,开始了我的寻梦之旅。心中,流淌着丝丝的渴望。头脑中,在拼接半个世纪前老街的模样。思绪里,在追寻儿时的梦。

记忆里,经常想起的是老街那长长的青石板路。在岁月的打磨下,一块块青石板亮亮的、光光的,有的已经磨成凹形。在青石板下潺潺流动的泉水,散发着寒气,遇到地面的热空气,会形成一层薄薄的雾霭,飘浮在青石板的路面上。雨季水旺时,泉水还会窜出地面,遍地都是喷涌的水花,满眼都是“清泉石上流”的诗境画面。揭开石板,便可掬起清澈的泉水,经常有人杵槌浣衣,汲水濯身。夏天,总是喜欢赤着脚,趟着凉凉的泉水,在氤氲中快乐地行走,身边不时飘过片片水雾,犹如置身于瑶池仙境。夜晚,老街的店铺打了烊。静静的,便可以听到青石板下淙淙的流水声。那声音,绵绵长长,从人们的心头流过,仿佛有一位老人在弹拨着古琴,吟唱着老街古老的过去。

游遍济南名胜古迹的刘鹗,用“家家泉水,户户垂杨”记下他对老街的印象。清代诗人董芸,一首“老屋苍苔半亩居,石梁浮动上游鱼,一池新绿芙蓉水,矮几花阴坐著书”的诗词,留下他在老街的生活印记。一代名商孟洛川,慧眼识金,在老街开设“瑞蚨祥”布店,叱咤济南商界。老街上饭店及服装、鞋帽、锡铜器、名人字画、文房四宝、礼仪乐器等店铺鳞次栉比,到处飘逸着商业和文化气息。直到我的幼年时代,这些商业陈迹还依稀可见,民国时期教育家鞠思毓开办的“教育图书社”、从事商贸的“迦南商行”仍然存在。街的南口,眼镜店和乐器店生意兴隆。这条街上有我很多小学的同学,父母大都在此经商,有的开服装店,有的开酱菜园,还有开鞋店的、菜店的、馒头铺的、米粉铺的。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张姓老人的“小人书店”,那里的“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岳飞传”、“杨家将”等画书,我几乎一本不落地租看过,饿肚子省下的早饭钱都给了这家书店。站在街的北头,望着那座具有九百多年历史的文庙,记忆的闸门又一次打开。

文庙建于宋代,毁于元末,重建于明洪武二年,又经过清代的不断修茸,具有较大的规模。这里是供奉和祭拜孔子的地方,是封建科举制度下,全省考生进入仕途前的必经之地。

光绪年间,每逢乡试,老街便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上千名留着长辫,身穿长袍马褂、到省城赴考的秀才们,到文庙祭拜孔子。秀才们跨过街北刻写着“腾蛟起凤”的“青云桥”,进入文庙的大成门、棂星门。泮池内的一池清水,留下他们虔诚的身影。进入屏门和戟门,矗立于高台之上的大成殿供奉着孔圣人的神像。大成殿前左右长排庑房,供奉着孔子的弟子。三牲齐备,鼓乐齐鸣。秀才们整衣免冠,跪拜圣贤,祈求保佑自己金榜题名。这是老街最为荣耀的时刻,若干年之后,老街的北头又命名了两条街,一条叫作“起凤桥子街”,就是“青云桥”所在处。一条叫作“马市街”,是祭拜者拴马停车的地方。

解放后,孔圣人被“请”出文庙,这里改作一所小学。文庙仍是传道授业、答疑解惑之地,若孔夫子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我在文庙里,完成了小学六年的学业。记得上课的教室就是大成殿,教室里还有赑屃驮着的石碑。教室外的“御笔亭”是我们玩耍嬉戏的地方。如今,文庙已经修茸一新,颇具规模。花甲之年的我,如懵懂的少年,揣着怀旧与思念,造访启蒙母校的旧址,寻找儿时的足迹,颇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白”的感慨。沿着老街小巷行走,终于看见我日思夜想的那一池清澈的水面,这便是“濯缨泉”。

“濯缨泉”原在明朝第七代德王朱由枢的王府内,明朝灭亡后,德王府改为清巡抚衙门,将该泉划出而流落民间。因此,老百姓常将它称为“王府池子”,“濯缨泉”反而鲜为人知了。泉边小院,是我儿时的家,“濯缨泉”畔,是我儿时的乐园。当朝霞映在清澈的水面时,五六百平米的水面变得金光灿灿,波光粼粼。碧绿的水草在水面下轻轻地摇曳。一串串水泡从水底缓缓地升起,到达水面后变成碎泡,晶莹剔透,如玑如珠,惹人喜爱、叫人心醉。水里的鱼儿摆着轻盈的尾巴,互相戏逐。清晨,总是怀着希望,去泉边收起昨晚放下的鱼笼,笼中诱捕到的小鱼、小虾和小螃蟹,曾给我带来一次次惊喜!“濯缨泉”的水是从地下的泉眼中涌出的,泉水有三米多深,穿民宅、过小桥,流至泉东北方的曲水亭,汇合珍珠泉的水,流入“大明湖”。自有源头活水来,泉水在不断地更新交替中,保持了鲜活的生命。水质清澈甘甜。取水泡茶、煮饭,是泉边居住人们的一大乐趣,也是我每天要帮大人做的一件事。

泉水世世代代养育了无数的人,也孕育了独特的泉水文化。泉边杨柳依依,藤萝葳蕤,青石桌凳,燕语莺啼。经常有人在此品茗对弈,读报聊天。还有人拉起二胡,幽燕泉流 ,委婉动听。泉边的人,生活离不开泉。人们爱泉更护泉,谁若往泉内抛一点杂物,定会招来一顿训斥。少年时代的回忆总是美好的。许多年前,也曾来此寻旧,老街的颓败也留给我很深的印象。那时,除了沿街老旧的二层建筑,告诉人们这儿曾经的繁华,老街似乎变成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泉水早已干涸,到处是破旧的房屋、拥挤的院落。街上的公厕又臭又脏,有时还得排队入厕。年轻人恨不得早一天离开这个破烂不堪的地方。老年人依偎在墙角下,还在叨念着老街昔日的荣光。

眼下的老街,经过一番修整,早已焕然一新,已经完全没有了颓败的影子。沿街的店铺都披上了新装。街口的牌坊流光溢彩,街面上披红挂绿。大江南北的各式小吃琳琅满目,煎炸烹烤,样样齐全。于是,南来北往的游客记住了老街的名字——“芙蓉街”。来这里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是为了品尝各色小吃而来。这儿,成了“舌尖上的芙蓉街”,老街变成一条“小吃街”。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前行,小吃店叫卖的喧嚣,掩埋了老街的宁静。浓烈的烧烤气味充斥在老街的空间。在“吃货”们的眼中,这儿是他们的乐园,老街原本就是这副模样。

重访记忆中的老街,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可是,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沉甸甸的,感觉失去了宁静和安逸,失去了厚重和古朴,这儿好像已不是我记忆中的老街。据说,早在老街改造时,就已经将其定位为“旅游商品一条街”,要保留老街的文脉,体现老济南的特色。谁知,具体实施起来,却与当时的初衷渐行渐远。也许,这就是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所为吧。我想,对老街的改造真是件两难之事。如果像现在这样,变成一条“小吃街”,对于这条历史悠久的老街,实在太可惜了。但是,如果真的让老街回到旧时的样子,还会有今天寸土寸金的繁华吗?

逝者如斯夫!毕竟那些留着长辫,身着长袍马褂的秀才们早已灰飞烟灭了,就让老街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生活下去吧。把对老街的记忆和眷恋,埋在心底。默默地告别了这位故人,我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