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父母在不远行,故乡终究是要回去

核心提示: 就这样,江淮夫妻俩临时协助大爷,照顾病床上的大娘。江田、江富把自己家的几亩地也一并送给江怀照管。乡亲们更是夸赞江淮,“这孩子真行,伺候自己的娘也就这样了。”江淮协同江田共同管理,还为留在家乡有劳动能力的乡亲们,在自家门前安置了一份工作。

在达到一定高度之时,很多人是会选择继续奋力前行。而放弃继续攀高,放弃前行,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傻子才肯做的事。生命中,就在我们的身边,也是有这种选择放弃的人存在着。他们是少数的,他们懂得生命里应该放弃什么,应该看重什么,应该拥有什么。他们是可爱的,也是可敬的。因为他们可以舍得放弃,而再去重新创造另一个辉煌。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就像生活中那些五花八门的事,无所不有。而我们的青春,就像这一刻,在下一刻将不再重来。而在这世间,又能有几人能够做到,如此坦然,如此自信的舍得呢?

那年回老家,江淮看到母亲的腰疼病明显更严重了,腰躬的厉害。父亲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想到父母就自己这一个孩子,如今年事已高,可自己却远在南方的城市,不能在父母身边照顾,江淮的心情很是沉重。之前,几次把他们从老家接来跟自己一起住,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吵着回老家。说是受不了那里的气候,闻不惯那里的气味,更是害怕会老死他乡。弄得江淮手足无措,只得让他们回来老家。

“大军,过了年是闰月年,俺跟你娘商量着把坟砌好,省得到时候你更操心。”(当地的风俗,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提前把死后用的坟墓,用砖、水泥建造起来。)听父亲喊着自己的乳名这样说,江淮心中一阵潸然。回去南方,他总是搁置不下此事:人生真是太短,自己觉得像是刚刚长大,而他们竟已经准备要离自己远去了。可是自己,对他们却还不曾做过什么呢。

那一年,赶上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的好政策,江淮考虑再三,他觉得如今北方的农村也在迅速发展,若是此时回来,他所从事的装饰行业也是前途一片大好。另外,他也可以照顾到年迈的父母。于是一狠心,放弃了在南方打拼了近十年的事业,回到北方的老家重新开始创业。

“江淮,干的那么好,回去真可惜了你那么大的一片市场。”同在南方打拼的老乡不舍的挽留着。

江淮没有回答,只是笑笑,笑的很是坦然。

也有很多人认为他这是胡闹,“农村能有什么好的发展呢,盖上房子的大多也就是刷刷墙,封封顶那么简单。这活有些人家自己就干了。”

可江淮一想到父母因劳累而变形躬起的腰,想到父母操劳半生自己却不曾尽到的孝道,想到他们本应安享晚年,却因为自己的儿孙不在身边而孤独度日,江淮铁了心要回老家发展自己的事业,一根筋走到底。家里人知道他脾气犟,也只好依了他。

不知是否真的是因为孝感天地,天自保佑。几年功夫,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淮的事业也稳定下来。江淮用自己的行动,不仅感动着自己的父母,还在自家大门口腾出一片空地,让上了年纪的老人作为活动场所。平日里江淮的父母和村里那些老头、老太们,都会来这里伸伸腰、踢踢腿,然后围坐在那里晒晒太阳,啦啦呱。有行人路过的,也会驻足观望一会儿,为何?奇怪那些个老头、老太在干嘛呢。江淮也因此成了远近闻名的“怪”人。知道他的人明白他是个孝顺孩子,不知道的人当然要说他“怪”了。

如今,江淮的装饰公司也是如日中天,有着先进技术、又服务细微周到的江氏装修,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可就在此时的一波事件,让他更加忙碌。

“江淮家吗?”

“在呢,吆,三大爷快进来坐。”

“快、快上我家里去,你大娘她快不行了。”老人急急忙忙的说。

原来是三大娘突然晕倒在家中,三大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醒人事了。三大爷家两个孩子江田、江富都在外地工作,所以只好来求助江淮了。

江淮紧急拨打120急救电话,安慰大爷并要静心等待急救车来,“大爷,你不要太着急,救护车马上就来了,那车上有医生,别着急啊。”说完自己赶去公路上等着接应。

老人患的是急性脑溢血,人总算是抢救过来了,命保住了,可是大娘却只能躺在床上,丧失了自理能力。

自此大娘一病,在外地工作的两个孩子江田、江富可是遭罪了,急急放下手里的工作赶回家中,没日没夜的照看老人,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出院回家。

然而,出院后的大娘还需要照顾,特别是大小便时,需要两个人帮助架起身体来才能完成。可年迈的大爷一个人是不能很好的照顾大娘的,这可愁坏了他的两个孩子。

这一天,江田、江富兄弟两个到江淮里去道谢。江淮让媳妇炒了下酒菜,留江田、江富兄弟俩喝两杯。酒过三寻,江田说道:“还是江淮兄弟有眼光,早些年回来,你看现在生意也做的红红火火。”

“哈哈,在哪里都有好处也有坏处。”江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可不是吗,现在看来在老家也很好,近几年我们这里真是飞速发展。又能照顾老人。你看看我们兄弟俩,老人身体不好,我们工作就没法干了。”江富接言道。

“又不能天天这样待在老家不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好多张嘴都等着咱们养活呢。这可怎么办好呢。”

江田、江富兄弟二人你一言,他一句的跟江淮诉起苦来。

“江淮兄弟,你帮俺们出出主意。实在不行,俺把二老接到深圳去,这样工作尽孝两不误。”心直口快的江田直言道。

“怕就怕咱爹不愿意,你忘了上次吗?咱让他们到深圳跟咱一起住他说啥‘土埋半截的人了,哪里也不去’。他说的可坚决了。”江富直接否定了江田的想法。

“难不成咱俩还要回家来一个吗?这可如何是好。”说罢江田“嗞溜”自个儿干了一杯。

“咱俩谁回来也是事,除非一切从头开始,可能吗,俺媳妇是湖南的,肯定不同意。”江富说着瞥了江田一眼,又接着说:“你回来更不可能吧,你在德众公司的经理不干了吗?那可是多年辛辛苦苦努力打拼来的,嫂子更是不同意吧。”

江淮心生同情:谁不说呢,想当年自己回来时,不知犹豫了多久才下定决心的,好在自己是靠手艺吃饭的自由人。

“不然我帮着大爷在家照顾,咱们两家离得近,我媳妇也是热心肠,也能帮着洗洗刷刷的。你俩有时间了就抽空回来照看。”江淮怜悯的说,并看看坐在一边的媳妇,被媳妇瞪了一眼。

“真的?”江田、江富异口同声的问。

“你俩再商量商量看看,实在的不行……”

“不用商量了,我俩放心你,只是难为你了,我们、我们感激不尽……”江富一时激动的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只要你们信得过我就行,再说大爷身体还行。”

“好、好就这么说定了,你放心江淮兄弟,不用一年,一年之内我也回来发展。”一脸醉意的江田接话道。

原来,江田这两年在企业工作,职位上升的同时,压力也在逐步上升。而年龄的增长,也使他越来越渴望回归。这次回来,看到家乡的变化,看到江淮的成就,他决定一年之内回老家来做汽车销售。

就这样,江淮夫妻俩临时协助大爷,照顾病床上的大娘。江田、江富把自己家的几亩地也一并送给江怀照管。他们偶尔回来几次,看着母亲脸上洋溢的笑容,和支支吾吾说不清的夸赞江淮夫妻俩的话语,都觉得倍感温暖。惭愧自己不能在老人身边照顾的同时,也很欣慰,对江怀夫妻俩更是感激不尽。

乡亲们更是夸赞江淮,“这孩子真行,伺候自己的娘也就这样了。”佳话传遍小村庄,乡邻们说起江淮都竖起大拇指。

一年后,江田的汽车销售店顺利开业了。江淮夫妻俩也舒心的松了口气。如今,江淮和江田好似亲兄弟。

江淮的事情传开,村里很多在外工作的人,只要一回来便都来找江怀坐坐。

不久,村里在外地干批发商的李明强来找江淮,说是要给二老在老家建造一所老年房,想着拜托江淮能在百忙之中能照看自己的二老,他也可在外安心。他们家刚好在江淮家屋后有二亩农田,准备老年房就建在那里。

“我可是奔你来得江淮,哈哈……”这李明强是幽默风趣的一个人,直言不讳。

此事被村子里很多在外工作的人知道后,大家一起赶回老家,他们找到土管所、镇政府批出一块地,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们一起出资,在江淮家附近建一所养老院。院长就是江淮,而他们的父母今后便是这所养老院里的成员。刚好又赶上农村城镇化建设,此事也得到政府的特别关注,支持江怀让他答应乡亲们的提议,在江淮家屋后规划出一片老年房用地。

不久,江淮关爱养老院建起,由江淮管理运营。另外,农村土地流转新政出台,村里很多人自愿把土地交给江怀管理使用。自此江淮便成立了农业种植基地,实行科学种植,规划种植,培育养殖。而政府部门也很重视,并从农业大学不定期的调配一些管理技术人员,来指导工作。当然了,在外地的老乡也帮着为农产品跑路子。江淮协同江田共同管理,还为留在家乡有劳动能力的乡亲们,在自家门前安置了一份工作。同时他们也鼓励在外的的乡邻回老家共同发展。

故事到这里,心里暖暖的很是感动。很多时候,你不曾想过会拥有什么,你只是执着于人性本该有的善良。而这善良也无时无刻的围绕在你周边,而你得到的远远会是更多的快乐。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