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连载 > 正文

一次偶然,但不是缘

核心提示: 徐俊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就塞进老板娘手里,拉起还未缓过神来的姜謦的手,就走,姜謦在后面望着徐俊的背影,芳心彻底被徐俊征服。

二〇〇三年的春天,本不该有的荒凉,占据着大街小巷,随季节四处招摇的鲜花,迟迟未来,不免让人有了一丝叹息。春天的风,总是来的那么直接,来的那么多,那么快,从未有过的放纵,被演化成真,阳光充斥着有意无情的风,风里夹杂着故乡常有的泥土气息,又让人感觉非常陌生。

就在这个季节,徐俊被集团总部下调至下属单位,主要从事新员工培训工作,具体多长时间,未有正式通知和具体期限,就算是工作变动,也只是接到的口头通知。既然是经过领导讨论,徐俊只好服从组织安排,欣然接受,并且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好此项工作,发挥自己的知识与才华,让领导和同事彻底对自己的能力折服。

一辆二手自行车和一个灰色背包就是徐俊全部家当。自行车是徐俊在自行车二手交易市场上用45元钱,刚刚购得的。不过,从整体架构看,自行车算得上七成新。买回来以后,徐俊特意在五金杂货售卖部买了一小瓶润滑油和一个小刷子,给自行车车链仔仔细细刷上一层润滑油。用旧毛巾,将自行车擦洗的锃明瓦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延长自行车使用寿命,骑出去谁会看出这是二手的呢?

徐俊其实没有什么喜好,在领导和同事面前一直是一位非常简单的人,除了正常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书不离手,主要看一些散文类型的书籍和一些逻文诗歌,工作起来矜矜业业,废寝忘食,一旦读起书来,就会通宵达旦,沁书如食,忘记夜外的偶然的相遇与嘈杂的繁华。对于他来说,来一场轰轰烈烈、撕心裂肺、忠贞不渝的爱情已成一种奢望,只能在文里行间寻找一些寄托和慰藉。所以,灰色背包里面,只有一些漱洗之物以外,全是自己已经读过几十遍的书,甚至页面都已经有些破损。

对于新的工作岗位,其实,非常适合徐俊的个人口味,不但可以育教新员,还可以忙里偷闲,多多对一些古典文集做一下研究,梳理下自己惨败的爱情成果。每每想到这些,徐俊总会将眼睛睁到最大,犟一犟自己只会喘气的鼻子,这样可以使自己更加感到轻松愉悦。

工作调动,只能全当是一次偶然,没有任何解释,人事科长只是说一句:“工作需要,好好干。”这算是答案吗?徐俊没有往下考虑。不过听同事说:“接替徐俊岗位的是XX领导的远房小姨子的大表姑家二兄弟的二女儿。”听到这些绯言流语,悬崖边大白象掉了一地,狗血喷了一头。当然,徐俊绝对不会相信,还把自己的同事旁敲侧击刺挠了一顿,凡是听完这些不着边的话,徐俊总是会说:“我家黑驴爱打滚,你说说是不是闲的?”说完后,就会赶紧去收拾自己要干的工作,绝对会仔细认真,不容一丝马虎,留下那些爱“咬文嚼字”的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一张崭新的办公桌,一台最新款大背头台式电脑,一间小小的独立办公室,冬天有风扇,夏天有暖气,相互连接,又相互矛盾,高兴的同时,不免有一些不快,不悦的同时,有有一些兴奋, 新的工作环境,毕竟硬件设施还算“良心大大的,吆西!”徐俊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敷袖长刀将自己的办公室擦洗的干干净净,刚把办公室收拾好,自己的顶头上司“春春姐”正好路过贵宝地,惊奇的发现,整个楼道就跟猫舔的一样,对徐俊说:“呦哈!集团总部下来的就是不一样,素质就是高,继续发挥!不过我听说某某人还是筷子一根,不成双啊!”徐俊挠着自己的的大脑袋,笑着说“春春姐,你这个大领导可别给我开玩笑,不过放心,工作和爱情,我一定会丰收的,到时候你可要给我多发奖金,好买喜酒啊!”这么一来二去,领导和员工的陌生变得有了一些熟悉。不过,徐俊的内心不是颤抖,而是流汗,已经随着满身数不清粗粗细细的血管,排出体外,尤其是额头上,仿如一场暴雨突然而至,淋成一只不知所措的落汤鸡。

徐俊每天面对十几位新员工,暗下决心,不留余力,将自己在工作中总结的工作经验和做法,传授给大家,为大家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新学员培训期为一个月,培训结束后,徐俊会安排一次摸底考试,详细阐述每位学员的个人信息,并且将具体信息上报给总部,由总部领导决定,谁会留下,谁会提前离开。

一位看似很简单的人,其实,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人,每当看到有自己亲手执教一个月的学员离开,徐俊总会躲在办公室,偷偷落泪。面对这种情况时,徐俊总会想尽一切外部信息,为离开的学员,推荐一份新的工作。就这样,学员变成朋友,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再到人生至交。

总有那么几位,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其中,一位女孩和徐俊的关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微妙关系,是爱是恨,只有徐俊和这位女孩心里真正明白。这一切还要从一次“交通事故”说起。

姜謦是中南大学正儿八经高材生,行政管理专业,尤其是在散文创作上有突出表现,经常在一些地方报小述小表,可这些已经足矣!作为一位女孩子,她的最终想法就是“不枉此生死,游蝶成双对。”对爱情有着百般抚媚,又有一些敢爱敢恨的洒脱,表现欲更加强烈。所以,她的爱情注定,不是轰轰烈烈,就是爱恨两茫。

自从接受徐俊一个月的培训,到结束,两个人没有再见面。 “世上本无缘,芭蕉本无树。两行望江泪,纵是前世果。”用在这里,就当是一种开始吧!爱情本身就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摸不透,看不清,说不完。

百货大楼周围经常有一些卖老瓷碗的流浪摊贩,徐俊每天上下班,总会留意这些已经土的掉渣的“古董旧物”,因为他有一种“思乡”情怀,总是会想到小时候喝粥用的青瓷老碗,现在,是一种忆苦思甜吧!

姜謦喜欢一种漫无目的的流浪,喜欢欣赏老城的小巷胡口,残墙落瓦,若云流水,采风划景,甚是有点“李清照”的墨文纤瘦,长歌物语。姜謦喜欢穿一身粉色长裙,流连于市井小巷,寻找她近期倾心力作作品《麦子》的灵感。发现一些老碗比较有那种古老憨厚的农村气息,驻足于摊位旁,拿起一只把看,不知道,何缘故?她的长裙裙底边挂在一只老碗上。姜謦正要走的时候,把碗打碎了,摊贩老板娘拉着姜謦的胳膊,走不了了!老板娘张口要五千块!这个有点过了。

姜謦也很无奈,不免发生一两句口舌,这些不可避免,明知道是故意讹诈,总要讲价还价吧!就算吃亏,也要尽量压缩损失,不是吗?

老板娘凶得很,死活不让价,并且用最高的嗓门叫喊:“不好了,有人把俺家祖传的青瓷窑碗,打碎了!大家,快来评理啊!”

正好徐俊也在,他发现站在老板娘身边的人就是姜謦,自己的学员,自己那种“见义勇为”的男儿气盖喷涌而出,上去帮着姜謦开始理论,并且嚷嚷着叫前来看热闹的人报警,让110来处理这件事。并且理直气壮的说:“如果110警察来了,说陪多少钱,就陪多少钱,一个字也不会少。”徐俊说的这些话,也得到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的共鸣,大家一致要求让警察处理。

老板娘一看情况不妙,不再无理取闹,心平气和的说:“反正碗已经碎了,你们看着给吧!就算我倒霉!”徐俊一看时候到了,张口就说:“五十块钱,不行就让警察来处理。”老板娘转了转眼珠子,点头示意,就这么办吧!

徐俊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就塞进老板娘手里,拉起还未缓过神来的姜謦的手,就走,姜謦在后面望着徐俊的背影,芳心彻底被徐俊征服。

此刻,姜謦的内心如同住进一只“广寒宫”下凡的白兔子,在里面“怦怦”跳个不停,仿佛就要从胸口跳出,不顾城市人的羞臊,强烈感越来越强,已经不能用控制就能够解决,宇宙就要在那颗跳动的内心深处膨胀爆裂开来,开始支配姜謦的所有躯干和肉体。姜謦彻底被一种精神征服,被莫名其妙的冲动俘获。

姜謦用双手猛然将徐俊的手拽住,向后一拉,徐俊刚转过身,已经被姜謦紧紧地拥抱住,并且,作为男人的第一次初吻,也被姜謦强烈地剥夺和占有。徐俊的爱情,就要上映。

城市的美,只能心情说了算。心情决定一切,大多时候,爱情的路上,心情最美,也最陶醉,仿如九哥酿下的女儿红,到处弥漫着一股醇香,飘香四溢。

撩人眼泪的电影院,夜晚疯狂摇摆的酒吧,灯光昏暗处的柳树下,到处留下徐俊和姜謦说过的甜言蜜语和唇齿交融的香甜。城市有了春天,更能彰显活力,春天有了爱情,更加灿烂迷人。 徐俊经常骑着自行车,载着姜謦行走在杨柳湖畔,花前月下,快乐幸福的爱情,弥漫在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连空气都变得浓郁无常。

爱情的甜蜜,总会感到时间的短暂,三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徐俊和姜謦两人爱情也越来越浓,两个人甚至已经在考虑订婚的事,甚至,考虑到结婚后生活方式,为未来的孩子起好名字。两个人都在工作岗位上,奋力打拼,争取用各自努力挣下的工资,能为以后的生活提供充足的后备保障。

(未完,待续!)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