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老二与小巴狗

核心提示: 弹棉花的抽了小巴狗一鞭子,小巴狗原地不动,老大说,你打不好使,你看我打个样子给你看看,夺过鞭子猛抽小巴狗,说你赶快顺地边跑三圈!老大气冲冲地从山中回来,直接到老二家中说:“个死小巴狗,我等了四天好歹来个弹棉花的,我打他一鞭子它不动弹,打几鞭子都不动弹,叫我气得把它打死了!”

从前有一对兄弟,父母死得早,弟兄俩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娶了媳妇,弟弟依旧跟着哥哥嫂子过日子。

嫂子是个心肠狠毒的人,弟弟每天上山干活,耕种除草收割打柴都是弟弟的活,可是嫂嫂还是嫌弟弟是吃闲饭的,从来不给弟弟一点好脸色。后来嫂子终于忍不住,和哥哥商量要毒死弟弟。

嫂子说:“今晚上咱包饺子,白面的饺子里有砒霜,黑面饺子是正常的,等老二来家了,你就说你舍不得吃白面的,他干活累,省给他吃。”

家里养着一条小巴狗,平时嫂子总是打它,来回看它不顺眼,只有老二对好,有时把自己的饭菜舍不得吃,留一点给它。小巴狗听到老大老婆的话,就偷偷跑到山里,突然开口对老二说话:“你今天晚上回家,你嫂子包的饺子,你只吃黑面的,千万别吃白面的,里面有毒。”老二感激地抱着小巴狗哭了起来。

晚上回家,嫂嫂把白面饺子端到老二跟前,说二弟啊,你干活辛苦,嫂子特意为你包了白面饺子吃,我们吃黑面的。

老二说:“我今天干活一点也不累,嫂嫂在家忙碌包饺子才是最辛苦的,我最爱吃黑面的饺子,白面的留给哥哥嫂子吃吧。”说着推开白面饺子,拉过一碗黑面饺子就吃起来,嫂子气得眼珠发蓝,却也支吾不出什么来。

次日,嫂子又对哥哥说:“老二不是爱吃黑面的饺子吗?今天我把砒霜放在黑面饺子里,你只吃白面的哈,别弄错了。”一下子又被小巴狗听到了,小巴狗又跑到山里告诉了老二。

晚上散工回来的时候,嫂子笑眯眯地把黑面饺子端到老二面前:“二弟啊,你最爱吃黑面饺子,我今天就特意给你包了黑面饺子,你赶快吃吧。”

老二说:“嫂子,我今天干活太累了,想换换口味,就想吃个白面饺子。”说着推开黑面饺子,拉过白面饺子就吃。把个嫂嫂气得差点端起那碗黑面饺子摔到老二头上。

晚上嫂嫂和哥哥闹着,怎么办,怎么就毒不死他呢,他不死就分家!

哥哥被闹得没办法,只好提出和弟弟分家,问他要什么,老二说,山里的地我只留着南坡那四分地,其他都给哥哥;家里的东西我什么也不要,只留着这条小巴狗就行了。嫂嫂一听差点乐得蹦高,叫着好好好,赶快把小巴狗领走!

老二领着小巴狗到了南坡地里,砍了松树搭成一个小茅屋,和小巴狗住在小茅屋里,种着那四分地。

过了几日,从南方过来一个做布匹生意的老板,走到老二的地边,便在此歇息叫老二吃袋烟,小巴狗在老二身边转来转去,老板一时兴起,说,你若打小巴狗一鞭子,叫它溜着地跑三圈,我钱褡子里的钱,和你平半分。老二问是真的吗,老板把肩上背着的钱褡子拿下来,扒拉着里面的铜钱说:“真的,我不在乎这几个小钱,不信你试试,它若听话跑三圈,我就和你平半分。”

老二举起鞭子,对小巴狗说:“小巴狗啊小巴狗,我打你一鞭子,你若顺着地边转三圈,老板的钱和咱平分。”说完就抽了小巴狗一鞭子,小巴狗真的顺着地边转了三圈,商人钱打里的钱只好和他平分了。

过了几天,从东过来一个盐商,走到老二的地头时,也坐下歇歇,和老二聊了会天,盐商看见小巴狗在眼前晃来晃去,也对老二说,你打小巴狗一鞭子,它能溜着地边跑三圈,我的钱和你平分,老二已经尝过布商的甜头,也深知小巴狗的贴心,自然是又得了盐商的一半钱。

过了几天,从北走来个贩卖粮食的客商,走到老二的地头也在这里歇息一会,照样被小巴狗迷住,叫老二抽打小巴狗一鞭子,顺着地边跑三圈,他的钱和老二平分了。

过了几天,从西过来个贩卖牲口的商人,在这里歇息时,又叫老二抽打小巴狗溜地边跑三圈,把钱打的钱和老二平分了。

老二积攒了很多钱,很快就在村里买了一栋房子,开始过正常的日子。老大和嫂嫂非常奇怪,老二从哪里得来的钱,怎么会这么快就买上房子呢?于是老大就去问老二,老二说他在山中刨地,小巴狗帮助他挣了四个商人的钱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老大一听心里痒,马上说二弟啊,你把小巴狗借给我用几天吧,老二说不舍得,不敢借。老大说你不借,等我给你砸死,老二怕哥哥真的背后下黑手,只好借给了老大。

老大把小巴狗牵回家,次日牵上山,坐在地边盼能有商人来,可是一连三天也无有商人路过,第四天他仍坐在地边守株待兔,直到天晌午有一个弹棉花的路过这里,老大急忙叫人家吃袋烟歇歇,弹棉花的就在地边坐下来,老大说你看我的小巴狗多好,咱俩打个赌,我抽小巴狗一鞭子,如果它能溜地边跑三圈,你钱打里的钱,咱俩平半分好不好。弹棉花的说,小巴狗可能是你训练出来了,如果我打它一鞭子,它顺地跑三圈,我就和你平分我的钱,老大说那你试试。

弹棉花的抽了小巴狗一鞭子,小巴狗原地不动,老大说,你打不好使,你看我打个样子给你看看,夺过鞭子猛抽小巴狗,说你赶快顺地边跑三圈!可是小巴狗照样不动弹,老大气得打第二鞭,第三鞭,怎么打小巴狗也不跑,老大气得一口气把小巴狗给打死了。

老大气冲冲地从山中回来,直接到老二家中说:“个死小巴狗,我等了四天好歹来个弹棉花的,我打他一鞭子它不动弹,打几鞭子都不动弹,叫我气得把它打死了!”老二一听哭着上山去把小巴狗抱回来,埋在院子里的南墙底下,第二天起来后,看到南墙底下埋小巴狗的地方长出一棵摇钱树,老二去摇晃一下,哗啦啦往地上落铜钱。老二从此照样不愁吃不愁花,老大得闲到老二家去串门,看看他过得照样很富足,就奇怪地问,你哪弄的钱买好吃好穿的?老二指指南墙下面的摇钱树,说你把小巴狗打死了,我埋在那,长了棵摇钱树,够我花的。

老大一听急忙跑过去摇晃摇钱树,谁知落下的不是钱,而是许多雀屎,落在他头上脸上肩膀上。老大把脸上的雀屎一抹,气得拿起老二家的镰刀,几下把摇钱树给砍了。

老二唉声叹气无可奈何地把摇钱树的枝条都卸下来,编了一个小筐,放在墙头上。他一放上小筐,南来的雀进去下个蛋,北来的雀,进去下个蛋,不时有鸟雀飞来到小筐下蛋,老二除了每天都煮雀蛋吃,剩下的雀蛋都拿到集市上去卖了。

嫂嫂赶集看见老二卖雀蛋,心中又是吃惊,问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雀蛋,老二如实告诉了嫂嫂。嫂嫂回家后就叫哥哥去借小筐,也要收获雀蛋。哥哥去借,老二不给,哥哥说你若不给,我就给你掀下来踩扁它!老二只好借给了他。

老大屁颠屁颠地把小筐拿给老婆,老婆急忙把小筐放在墙头上。南来的雀拉一π屎,北来的雀拉一π屎,四面八方的雀把小筐快要拉满屎的时候,就在最上面下了一层蛋。老大老婆高兴地把小筐捧下来,锅里添了半锅水,说今晚咱们煮雀蛋吃,往锅里一倒那些雀蛋,结果倒了半锅雀屎,老大老婆气得说:“恨死了!恨死了!怎么办?”老大过来把小筐往地下一摔,用脚踩吧踩吧踩了个稀烂,老大老婆把小筐条子放进锅底烧了。

次日老二来哥哥家要小筐,嫂嫂恨得咬牙切齿地说叫我烧了!

老二心疼地就去他锅底用烧火棍扒拉,一下子蹦出两个黄豆,老二把两个黄豆拿回家,放在一个大缸里,第二天突然发现两个豆子变成了满满一大缸黄豆,老二就去买了一盘磨,开始每天磨豆腐卖,豆缸里的豆子怎么挖也不会少,像有神虫住在里面一样,每天挖豆子做豆腐,豆缸还是满满的。

老大闲着又到老二家里溜达,问他怎么想起来做豆腐买卖,老二又是如实相告,老大一听很神奇,说你挖一瓢豆给我吧,我也做豆腐买卖。老二就挖了一瓢给他。

老大把豆子回家就倒在大缸里,果然一会变成了一缸满满的豆子。老大高兴地也去买了一盘磨要做豆腐生意。

老大和他老婆要在磨里推豆子了,他们从锅里把泡好的黄豆往磨眼里挖,头一瓢倒进磨眼,什么也没有,老大往磨眼一看,里面只有两颗黄豆,他就奇怪,把手伸进磨眼去抠两个豆子,他老婆没看见,把着磨棍就推磨,一下子把老大的五个指头全挤烂在磨眼里。

老婆吓得不知道怎么办了,老大叫着快去叫二弟把我送到医院。老婆醒悟过来撒腿就跑到老二家里,哀求老二赶快把他哥送医院。老二推起小车一溜小跑到老大家里,老大的一只手指全没了,躺在院子里疼得打滚,老二把他扶上小车推着就跑。

老大住在医院里,老二拿了很多钱给他,他哭着说:“二弟啊,以前是我错了,我心肠不好,处处与你作对,才落得这个下场啊……”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