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连载 > 正文

母亲讲故事连载(19-23)

核心提示: 杨花转身回家提了镰刀和小篓去菜园割韭菜,一个平时对他觊觎多日的小伙子盯上了,他悄悄尾随其后来到菜园旁边的玉米地,杨花不知道危险已来临,像往常一样,刚刚蹲下割韭菜,那小伙子见四下无人,突然从玉米地窜出来把杨花拖到玉米地里,掐着脖子强暴了她,杨花窒息而死,瞪着一双没有闭上的大...

  (19)   彪友出门

传说中的一根筋是这样的:

彪友吃过饭到街上玩,村里一家人死了爹爹,人家都在围着棺材哭爹爹,彪友却在一旁拍着巴掌笑,叫喊着真好看!那家人的儿子气得拉过来打他一顿。

彪友哭着回家了,他妈问怎么了,彪友说那家在哭爹爹,我说真好看,他就打我。他妈说:“嗨,你这彪孩子,你就不能帮人家哭几声,人家哭你笑,可不是要打你。”

次日彪友出门,又见一家娶媳妇的,人家都去贺喜,彪友也挤进家去,一进门就哭爹爹,喜家这个晦气啊,对几个小伙子说,拉出去砸他!彪友又被几个小伙子拉出去一顿胖揍。

彪友哭着回家告诉他妈,他妈埋怨说:“彪孩子,人家结婚你要说欢气啊欢气啊,人家才会给你糖啖。”

次日彪友出门,没有结婚的,却看到村里一家失火了,人们都急三火四手忙脚乱地担水去救火,场面闹哄哄地乱作一团,彪友见了,高兴地拍着巴掌说欢气死了欢气死了!把人们气得,心里憋着气,等救完了火,彪友还在拍着巴掌招号欢气,人们拉过来又是一顿胖揍。

彪友哭着回家了,他妈问又哭什么,被谁打的,彪友说,那家起火了,他说欢气却被打。他妈说你应该去舀水帮助把火泼灭!

次日彪友出门,看见两个铁匠来村里打铁,拉着风箱呱嗒着,火苗一窜一窜的,哈,起火了!彪友急忙从水桶里舀起一瓢水,呱地把火苗给浇灭了。结果你懂的,又被铁匠一顿打。

回家后他妈气得说:“管什么都得教你啊,你就不会给人家去拉拉风箱!”

次日彪友出门,没看见什么特殊的事,便无聊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看见两头牛在顶角打架,他急忙过去,把着这头牛的角向一边拉拉,又把着那头牛的角向一边拉拉,结果很惨,你懂的,被牛顶角顶死了。

(20)         小铃铛

弟兄二人,父母死得早,兄弟俩相依为命。后来老大大黑娶了媳妇,媳妇便闹着分家,把家产都归自己,只分两间小茅屋和二分薄田给老二。老二种了一点粮米总是被嫂子偷着去收割了,几年来老二家里就像他的名字二白一样一穷二白。

这一年要过年了,大黑家里年货丰富,二白家里啥都没有。除夕晚上,家家都欢欢喜喜地吃丰盛的年夜饭,二白家里却连粮米都没有,饿着肚子拿起枪就出去了。茫无目的地走进山里,黑灯瞎火的,不小心掉进了路边的沟里,可是没摔坏,他爬起来继续走,越走路越平坦,并且远远看见前面有个小庙,灯笼火爆的,看样子很喜庆。二白就走进去,看见大方桌上摆着很多贡品,一只喜鹊在方桌上收拾房间。

喜鹊一见二白进来了,惊奇地说:“大年午夜,你来干什么?今晚是一年一度各种动物大聚会,很危险,一会才狼虎豹全都来了,你赶快走吧!”二白说:“我家里穷得叮当响,反正在哪都是不开心,我不走,还不如在这看看你们聚会。”

喜鹊说:“唉,那你藏在桌围底下吧,到时别出声,等聚会散了,你就把剩下的好吃的都带回家过年吧。”

二白藏在桌围底下,一会各种动物陆续都来了。狼吸着鼻翼说怎么有生人味?老虎也说,我也闻着有生人味道。喜鹊说:“咳,大过年的,哪里有生人味?是我头上摸了一层花生油,过年我还不得打扮打扮啊。”

狼问:“虎大哥,你吃了个啥?”老虎说:“我吃了个饥。”

又问豹子:“豹大哥,你吃了个啥?”豹子说我吃了个饿。

狐狸说我吃了个扁。

猴子说我吃了个空。

老虎说:“那还不赶快把咱们的小铃铛拿出来,好酒好菜摆满!”

黄鼠狼急忙去神像后面拿出一个小铜铃铛递给老虎,老虎拿着小铃铛一甩,说:“要盘烧鸡,要盘烤鸭,要盘鱼,要个烤全羊……”一会大鱼大肉摆了满满一桌子,动物们开始觥筹交错大快朵颐,二白闻着香喷喷的饭菜,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拉大栓“轰”地一枪,各种动物吓得屁滚尿流喊爹叫娘四下逃散,二白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拿起桌子上的宝物小铃铛就跑回家。

回家后,二白拿着小铃铛一甩,也要了一桌子酒菜,又要了许多新家具,欢欢喜喜地过了个洋荤年。天亮了,大黑的孩子去给二叔拜年,二叔给他压岁钱,出手大方,把侄子惊得急忙跑回家告诉父母:“俺二叔家里不知怎么的,什么都有了,还有好酒好菜,还给我这么多压岁钱。”大黑一听,甚是奇怪,急忙跑到二白家里去看,果然二白家里大变样,不比他家差。大黑便问二白是怎么弄的。二白就把得到小铃铛的过程说了一遍,大黑甚是羡慕,说把你的小铃铛给我用用吧,二白说我穷得过不去年了你管我吗?我现在有了,你有脸来问我要吗?

大黑被呛了个鸭子不吃食,回家告诉老婆,老婆便说,不要紧,等今年过年时,你也去庙里等着。

在羡慕嫉妒恨中,大黑和他老婆终于熬到了新一年的到来。大年午夜,大黑顾不得吃自家的好酒好菜,扛起枪就沿着老二二白告诉的路线走。照样滑到沟底,照样越走越平坦,远远的看见灯笼火爆的一座庙,大黑抑制不住心底的兴奋向外流,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去,照旧是喜鹊在收拾。

喜鹊吃惊地问:“今年过年怎么又来个人?”大黑吐点吐沫抹在眼睛上,带着哭腔说,俺家穷得过不去年了,出来散散心。喜鹊说你赶快走吧,去年也是一个人来了,我叫他等动物聚会散了把好吃的带回去,结果他把宝器带走了,估计今年大王他们不会善甘罢休,你还是走吧。

大黑哪里听得进去,一掀桌围,拱进去坐下了,说没事,我在这等着。

一会各种动物陆续来了。狼一进来就吸着鼻子说怎么有生人味?老虎也说是有生人味,喜鹊吓得躲在门顶上一声不敢吭。老虎说搜!

于是各种动物就开始在庙里搜寻起来,敏捷的猴子一下子就把老大大黑从桌围里揪出来。老虎说:“去年大年夜这个家伙搅合了我们的聚会,还偷走了咱们的宝器小铃铛。今年他又来了,可不能饶他,大家说怎么处置他?”

大黑急忙辩解说:“去年不是我呀,是我二弟来的……”

老虎狮子们岂容他辩解,纷纷说把他大卸八块吃了他,可是黄鼠狼和貔子却说:“咱们还少这几两肉吃吗?咱们的雌小铃铛不是被他二弟偷去了吗?把咱们的雄小铃铛拿出来,捉弄他一番玩玩,今晚就过一个开心年!”动物们都说是个好主意,酒肉咱不少,不如玩他一番给咱助酒兴。

于是黄鼠狼又从神像后面拿出一个小铃铛交给老虎,老虎一甩小铃铛说:“打一下鼻子长一尺五,打一下鼻子长一尺五。”打了二十几下,大黑的鼻子就长出一大堆圈在地下。黄鼠狼说:“大王算了吧,就这样,把他的鼻子缠在他身上放回家去,让他自己回村里显摆显摆,”

于是大黑被放回家去,他缠了一身鼻子剩下捧在怀里,好歹爬擦回家,走到家门口在外面叫他老婆开门,他老婆高兴地对孩子说您爹拿好东西回来了。出去一开门,大黑咕咚一声摔倒在院子里,他老婆说哎呀你拿了多少好东西都拿不上了,赶快起来。去扶大黑时,大黑说:“不是好东西,是我的鼻子。快去他二叔家,把那个小铃铛借来,给我把鼻子打回去!”

于是大黑老婆急忙跑到二白家里,把大黑的情形告诉二白,要借他的小铃铛用用,二白拿起小铃铛跟着嫂子去了。进家一看哥哥满身缠着自己长出来的鼻子,便拿着小铃铛一甩,嘴里念着:“打一下鼻子少一尺五,打一下鼻子少一尺五……”

多长出的鼻子被小铃铛打回去了,哥哥嫂子感激地说:“二弟呀,天也亮了了,你就在这吃初一的饺子吧,咱兄弟俩多年难得在一起吃顿饭。”二白想了想,说好吧,咱们在一起聚聚吧。

二白说:“嫂子你不用费事去做了,我就用小铃铛来要酒菜吧。”于是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摆上桌。哥哥嫂子尽说好话,力劝二白喝酒,二白有些醉了,说要回家去,嫂子却一把将他腰间的小铃铛夺下来一甩,对着二白说:“打一下鼻子长一尺五!”可是二白的鼻子没长,大黑的鼻子又长出一尺五来,嫂子吓得直叫唤:“怎么会这样啊?我叫二弟的鼻子长的!”

大黑急忙说赶快退回去,嫂子又一甩小铃铛:“打一下鼻子少一尺五!”可是怎么甩怎么念咒语,大黑的鼻子也回不去了。嫂子吓得没有办法,就递给二白说:“二弟呀,你赶快给你哥打回去吧。”

二白拿着小铃铛气得拔腿回家去了。后来大黑去哀求二白给他把鼻子打回去,二白想给他用小铃铛打回去,但是怎么甩小铃铛,那鼻子也回不去了。

不久大黑被这一尺五的大鼻子给拖累死了。

(21)   赶口气的故事

说一个黄鼠狼套口气的真事。爷爷们的真实经历过了些年由父辈们讲下来就变成故事了。在西山旺的庵沟那一片地,当初是三爷的承包地,三爷总是天不亮就上山干活。一天早晨,三爷仍是天蒙蒙亮就赶着骡子上山去耕地。庵沟大里旺离村有三里地,是个大山旺,飞禽走兽还是很多的。三爷刚架好骡子耕地,这时一只黑色的鼠狼头上顶着个小“雀窝”走过来。那“雀窝”你道是啥做的?从前耕夫用麻绳搓成的鞭子,耕地时抽打牛骡,鞭梢上的绒绒便洒落在地,那黄鼠狼满山去捡了这些绒绒,做成小“雀窝”顶在头上,据说可以隐身,它让你看见你才能看见它,它不想让你看见,就是在你身边窜来窜去,你也不知道。

三爷赶着骡子从地这头走到地那头,那黑鼠狼也跟着走过来走过去,不停地问三爷:“你说我像个什么?”三爷那辈人见这些东西可真是太多了,还不是琵琶精进了姜子牙的算命馆---一眼就被看穿了。三爷连理都不稀理它,它问不出来就锲而不舍地顶着个雀窝问:“你说我到底像个什么?”三爷被问烦了,没好气地说:“你像个大驴吊!”这下完蛋了,据说黄鼠狼套口气的目的,就是希望在变化之前,能有个人说它“你像个人一样”,这样它从此就可变化为人身,出来兴妖作怪了。这一句把它重新打入地狱,只见它抹着泪哭的呜呜呀呀的走了,一边说:“真没想到,我修炼八百年竟然修炼成个大驴吊!”

至今村里有些黑洞洞的老房屋里仍住着许多黄鼠狼,偶有出来作怪附在老人身上的,让她像神经病一样胡说八道,或说出先知先觉之事,这些倒是我亲眼看见的,有次我还拿了的端午节折的桃树枝送去帮忙赶邪的。黄鼠狼出行时拉着队伍每个脖子上扎一块红布,领头的打一个三角小红旗,浩浩荡荡,甚是壮观。黄鼠狼搬鸡蛋更是神出鬼没,一个躺着四条腿捧着十几个鸡蛋,两个在前面扯着耳朵,一个在后面抬着尾巴,飕飕的向前走。母亲曾亲眼见过,她说那次她喊了一声:“都打了!”三个黄鼠狼扔掉鸡蛋就跑,结果十几个鸡蛋一个没剩,全打碎了。

黄鼠狼套口气会讲话的故事我没亲眼看见,这句俗语流传了千百年,相信绝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渊源的。

(22)      赶巧

这是八十年代的事了。

三园的姐夫胃病在医院动了手术,姐姐在医院伺候姐夫,叫三园到家里看着门。

当天晚上三园害怕,不敢在炕上睡觉,看到姐姐家里有有几个盛粮食的大水泥缸,她便拿了一床小被放在水泥缸里,跳进大缸蜷缩着睡觉,大缸上面盖了一个胡秸秆纳的箅子。

三园在水泥缸里睡不着,但是难受也不敢出来。约摸十点多钟,三园听见门栓在响。晚上插上门栓也没多大用处,因为小偷总是用刀子从门缝伸进来,把门栓很快拨开,入室抢劫,也是常有的事。

果然,门插栓被人拨开了,月色中,邻居婆娘手里拿着面布袋和面瓢,蹑手蹑脚轻轻地来到东间放粮食的房间,这里摸摸,那里翻翻,原来是邻居婆娘知道三园的姐夫去住院了,想来偷点面粉回家。三园在缸里把箅子掀开一条缝,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

村里的光棍小五,听说三园单身在这看门,心里一直打算着,今晚一定去占个便宜。直捱到十点多钟,看到家家差不多都熄灯了,他才摸到三园姐姐家,一看怎么开着门,这是天助我也,他不用费事就闯进去,借着月光,一看,炕上怎么没人,四下一搜,怎么在里间地下有个黑影在翻腾,小五心中暗喜,原来在这里啊,过去一把抱起来按在炕上,邻居婆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敢吭声,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光棍小五好一顿开洋荤。

小五过瘾了悄悄溜之大吉,婆娘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心思偷面了,拿着面袋和瓢回家了。

三园在水泥缸里偷看了个一清二楚,吓得一夜未睡,次日三园急忙回家搬救兵,再也不敢单独住在姐姐家里了。

(23)    变态人

这也是一个真事,是哪个村里的发生的就隐去村名吧。

杨花和一群婆娘们在一起乘凉聊天,时近晌午,婆娘们说中午做啥饭呢,有的说吃凉的,有的说今天立秋,还是包饺子好,杨花说我去菜园割韭菜,回家包韭饼吃。婆娘们笑着打趣说,你穿的娇滴滴的,还敢上山啊,你穿得像画上画的,只能在家里摆着好看,不能上山。杨花说,我啥也没少干呢。

杨花刚结婚不久,因为平时相当喜欢打扮,穿时髦的衣服,浓妆艳抹,这在九十年代的农村,常常会使众人的回头率大大增加。村里许多男性都对她垂涎三尺,一看见她在街上走过,眼睛就长了钩钩。

杨花转身回家提了镰刀和小篓去菜园割韭菜,一个平时对他觊觎多日的小伙子盯上了,他悄悄尾随其后来到菜园旁边的玉米地,杨花不知道危险已来临,像往常一样,刚刚蹲下割韭菜,那小伙子见四下无人,突然从玉米地窜出来把杨花拖到玉米地里,掐着脖子强暴了她,杨花窒息而死,瞪着一双没有闭上的大眼睛,小伙子以前听说公安局会在死去的人的瞳孔里提取犯罪人的影像,于是他很有经验地用镰刀柄将杨花的两只眼睛钉得稀烂,又割去了杨花的鼻子,割去她的两个乳房,小伙子看着,很满足,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回了家。

这个小伙子二十几岁,平时在村里腼腆地像个大姑娘,一说话就脸红,所有人都夸张他老实本分,是个好孩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实人会干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事。所以事发后,无论公安局怎样调查侦破,也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杨花的父母伤透了心,整日因思念女儿而神志恍惚。当杨花烧三尺的头天晚上,杨花妈做梦,杨花说:“你不要再伤心,害我的人你们现在找不到他的,三年后他还会再犯这样的事,那时案子就破了。”

三年后,这个小伙子晚上潜入另一个漂亮的媳妇家,男人出去打扑克未回,女人看完电视熄灯刚想睡觉,这个变态的小伙子爬上炕把这家的媳妇强奸了,但是他在亲女人的嘴时,被女人把舌头咬下一块来。厮打中,小伙子又想掐死女人,但是女人的丈夫恰好这时回家了,小伙子一听有人来,急忙从窗户跳出去逃跑了。

女人和他丈夫报了案。次日公安局将全村男人都召集出来开会,一个不许缺席。公安局负责人拿着全村男人的花名册点名,当点到小伙子的名字时,他低着头,不敢应声答到,公安局立刻警觉起来,叫他伸出舌头一看,立刻将他带走了。

全村人大吃一惊,谁也想不到有“大姑娘”美称的好孩子,会犯强奸杀人案。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