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悍妇

核心提示: 后来村里成立了文艺队,香凭着她好胜斗强的性格成了文艺队的骨干分子。整整一个冬天,演员们没黑没白地排练节目,终于把香和团长也排练到了床上。文觉得冤枉仍要追究,香便呼天呛地一步一捶胸两步一打滚地耍懒,见文还不理她,便鼓眼吐沫差点背过气去……文被折腾草鸡了,便提出离婚。

 

香有两个特点让人过目不忘,一是长相胖,二是性情泼悍。其实香尚不到四十岁,就已发福得像她家秋天囤粮食的囤子一样浑实,两腮的肉比鼻子还要高出几许,嘴皮厚得几乎堵住了鼻孔,因此香呼吸时总让周围的人听着窒息,感觉自己也喘不上气来。香的性格泼悍得令人心悸,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然而香却有一个外表与香极不相配的潇洒丈夫文。

近年来文在一个私人工厂上班,常常是早出晚归或不归。香的心里终日担忧着文在外面是否有别的女人,为此香的电话费和文的手机费一个月得好几百。

文每晚回家,香除了缠着文干那事外,就是没完没了地盘问文的交际情况,稍有蛛丝马迹便折腾到天明,又是喝酒又喝农药,又要上吊又要割动脉。弄得文愈发不敢回家,一见到香简直要效法白费戈望妻而逃了。香的寂寞和疑心便更加疯狂。

后来村里成立了文艺队,香凭着她好胜斗强的性格成了文艺队的骨干分子。整整一个冬天,演员们没黑没白地排练节目,终于把香和团长也排练到了床上。香从内心深处感到,像她这样一副有碍观瞻的尊容竟然还有人爱她,这使她强悍背后那颗自卑的心受宠若惊。团长总称她为杨贵妃,而她倒说俺在闺女时却是西施呐。

香一边跟团长暧昧,一边又担心文在外面是不是也像她一样有相好的,那电话依旧跟踪追击。

文倒是有那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而香的“地下生活”也是纸包不住火,千层篱笆也透风,文终于抓住了香的小辫子,两人大动干戈。然而香反咬一口说文在外面也有女人,两人扯平了。文觉得冤枉仍要追究,香便呼天呛地一步一捶胸两步一打滚地耍懒,见文还不理她,便鼓眼吐沫差点背过气去……文被折腾草鸡了,便提出离婚。香说离了婚也照样跑到文炕上去睡觉,保证说到做到。文说明天真去找个相好的,也不枉背个小黑锅。香说尽管找去,即使我不捅死她,也保准骂得她没脸活在世上,不信就试试。

文偃旗息鼓,深深体味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折磨,而香依旧一边与团长打得火热,一边牢牢把文拴在裤腰上。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