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 > 正文

宋江简忆录

核心提示: 更令俺心虚的是没兑现晁盖的遗言,箭射晁盖的凶手最终阴差阳错被卢俊义擒获,但老大的位置俺来坐了,他能不耿耿于怀?好就好在卢俊义的心腹死党仅燕青一人,其他一百零五人是俺的铁杆哥们,不然危矣!梁山被俺玩完,俺被朝廷玩完,一部《水浒传》,空留好汉歌,身前身后事,留待后人说……

俺乃大宋徽宗皇帝辖下山东郓城县人氏,姓宋名江字公明,官居郓城县政府秘书长(押司)。看过《水浒传》的朋友都知道,提起俺宋江的大号,可真当得起是家喻户晓名不虚传,“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孝义黑三郎”,瞧瞧,串起来绝不比外国的什么洛夫什么斯基的字数少。只是这黑三郎的称呼俺不太喜欢,听着像东洋鬼子似的。

你可别小看俺这个秘书长,俺是县太爷身边红人,交情杠杠的。在小小郓城县,俺黑白通吃,混得那个风生水起。不信?俺这又矮又胖的身段从城东走到城西,无论商贩走卒还是士绅乡农,见了俺没哪个不打招呼的,这就是人气,懂么,人气!人气是靠威望和银子赚来的。当官这行当不容易啊,一边孔孟之道正气凛然树形象,一边暗渡陈仓不择手段搂银子,一不小心就得搞砸,不过俺宋江天生就是混官场的料,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

纰漏就出在晁盖身上,这家伙一鸣惊人,俺被他害得老惨。晁盖这人孔武有力,担任自然村村长,在方圆七八里也算微有薄名。这厮自恃几分蛮力,听从满肚子坏水的穷秀才吴用掇惑,伙同阮家三个鱼花子和两名社会二流子还有个出家道士叫公孙胜的,演出一场智取生辰纲的惊天大案,劫取白银十万两!事情干得挺漂亮,偏偏那两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白胜和刘唐,自打出世哪见过这许多白花花耀眼银子,暴发户嘴脸显露无遗,一下子泄密引出事端。要不是看在晁盖经常给俺送礼的份上,俺才赖得多事。俺冒险送信晁盖才得以提前逃脱(其实即使俺不送信,负责缉凶的刑警大队正副队长雷横和朱仝也铁定网开一面,他俩与晁盖称兄道弟私交不凡)。还好,晁盖躲到梁山做山大王去了,从村干部直接转型黑社会,罢了罢了,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俺过俺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谁知那晁盖真够哥们,派人送来一摞金条,别的东西俺也看不上,这金条嘛,就笑纳了,平时开销也不小,请客送礼、收买人心、赌博嫖娼,哪里都得花钱。事情就坏在那封信上,你金子俺收了,情也领了,挺隐秘挺快乐的事,被那一封信搞得曲曲折折九死一生。酸秀才吴用可能是觉得不写几句过场话会对不起他的才华,洋洋洒洒写上一封感谢信与金子一块带来,想俺宋江原是舞文弄墨高手,他这不明摆着关公面前耍大刀么?千不该万不该,那天不该喝酒,喝酒不该喝醉,喝醉了就不该到小情人阎婆惜那里过夜。说出来难为情,别人酒后助性,俺酒后却疲软不举,怎奈如狼似虎的小骚货难以满足,拉扯之下金条信笺毕现。人说婊子无情果然不假,阎婆惜抢过信件对俺进行威胁恐吓敲诈勒索,这还得了,大宋山河锦绣,俺小宋正想平步青云,岂能为此事误了前程?嘿嘿,她也忒小瞧黑三郎了,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送她去了姥姥家。说实话,杀这女人俺一点也不心疼,别看她貌美如花人间尤物,实则心如蛇蝎淫荡无耻,背后早与俺的手下小白脸张文远勾搭成奸,不声不响给俺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头巾,正好,一并了结。无毒不丈夫,往后大家会知道俺宋江的手段。

天幸,通匪之事未曾暴露,凭俺宋公明在郓城县一亩三分地的声望及与县太爷的交情,故意杀人改成失手误伤,发配江州。有钱俺怕啥,一路上两个押差把俺当亲老子般服伺周到,顺路又结识不少江湖豪杰,哈哈,一提起及时雨大号,各方英雄莫不望风而拜,快哉!一到江州,俺就与监狱长戴宗拉上关系,并收买狱警李逵。李逵这个人号称黑旋风,生猛威武有万夫不当之勇,绝对是超级恐怖的狠角色,俺只用十两银子的见面礼就把他感动得肝脑涂地,甚至直接把身家性命交予俺手。大方、圆滑,像俺这样的人到哪都不吃亏,这不,与监狱长和狱警打得热乎,俺进出牢房如自家大门随心所欲,俺真怀疑自己不是来改造,而是旅游疗养来了。唉,书上说乐极生悲,竟在俺身上应验,千万不该酒后发狂惹祸端。那天俺无聊得很,在江边浔阳酒楼小饮,忽地酒壮英雄胆生起万丈豪情,激扬文字挥斥方遒,挥笔题下惊天大作:“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愁,血染浔阳江口!”俺憋屈呀,再风光也作了阶下囚,经纬之才不展,雄心壮志难酬,“心在山东心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难怪文人喜爱饮酒作诗,那感觉好爽。怪只怪一得意一忘形猪血冲头,生怕埋没俺之大名,又在后面添上“郓城宋江”四字,这四个字差点要了亲命。人倒霉喝凉水都能噎着,偏偏有个通判叫作黄文炳的发现了俺的墨宝,抄录下来报告知府,说我欲谋造反。天大的冤枉呐,俺小宋岂能造大宋的反?可铁证如山,什么“血染浔阳江口”,什么“敢笑黄巢不丈夫”,娘希匹,待酒醒后俺肠子都悔青了,那诗句连俺自己都觉得它是反诗,何况急欲立功升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黄文炳之流。时至今日俺都不能原谅自己,觉得那是此生做过最愚蠢的事。更可恨的是黄文炳那厮又无中生有捏造童谣,说什么“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这是硬把俺往死里整啊!

幸亏,案件上报任务派到戴宗身上,他偷上梁山报信,歪秀才吴用自作聪明伪造公章模仿笔迹令戴宗回头交差,你吴用没那能耐逞什么本事,一封信写得破绽百出,连戴宗也身陷囹圄,这倒好,断头台上有伴了。算来俺吃了吴用两次苦头,两次都栽在要命的信上,第一次俺因为信笺杀人,第二次因为信件挨杀,呜呼!好在吴用那家伙脑袋还没完全生锈,明白自己那点小伎俩可能蒙不住人,连夜与晁盖发兵营救,也多亏俺宋江福大命大,黑旋风李逵及时从天而降拼死救俺脱险,一场劫难算是渡过。未了俺哭求兄弟们打回江州捉拿黄文炳,虽说风险不小,但不杀此人难消心头恨,李逵动手活剐黄文炳,俺心里那个快活呀!甭说俺狠,有仇不报非丈夫。

晁盖还算懂事,一到梁山就要让位于俺,他这位置原本是从王伦手里抢来的,屁股还没坐热就舍得送人?打死俺也不信,铁定是做作,俺老江湖岂能看不穿他这点小儿科把戏。虽然俺一心一意特别想坐上老大交椅,可眼前人家刚救俺脱险,俺怎么好意思接受?再说俺身边只有李逵戴宗两个死党,势力太薄,不可轻举妄动,等俺在江湖上认识的朋友到齐了再作计较。俺叫及时雨,这名号不是自封的,是江湖朋友抬爱送的美誉,施小恩洒小惠是俺惯用的手段,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他日必有回报,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嘛。在柴进庄上,有个病大汉武松,俺一眼就看出此人不简单,立马进行安抚收买,果然,不久后武松景阳冈为民除害打猛虎,威震天下,此人待用得着时有望与李逵成为俺的左膀右臂。还有那谁谁谁都受过俺接济,一时难以记清。

当然,运气来了铁板也挡不住,攻打曾头市时晁盖被毒箭射死,终究英雄谢幕繁华落尽为人作嫁衣裳,偌大梁山集团顺理成章尽落俺手。晁老大曾留遗言谁捉得凶手便为山主,虽然兄弟们千方百计想帮俺建此大功,然还是被竞争对手卢俊义得手,不过卢俊义非常识相,梁山可不比大明府,他终究没敢上位。俺一跳上头把金交椅,一改从前卑躬屈膝,神五神六制定章程、大张旗鼓广招人才,忠义堂里誓盟、聚义厅中点将,此为造势也!牛皮不是吹的,梁山集团包括俺黑三郎在内共一百单八名骨干成员,上应三十六天罡,下合七十二地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叱咤九州威震八荒。不是俺夸口,俺手下兄弟各自有所长人人怀绝技,聚齐了简直就是超级人才市场。善战能打的咱就不提了,随便叫上几位都是天下无敌的角色。咱来点新鲜的,且看铁叫子乐和,他就是天才音乐家,谱曲吹奏易如反掌;神医安道全,药到病除妙手回春,只要还有气息,保你生龙活虎,比之后世所谓的专家高明何止百倍;圣手书生萧让,书画过目不忘,能临摹能自创,若非沦陷梁山,成就何逊于苏黄米蔡?小帅哥燕青,不但长相俊美,且能歌善舞文武双全,如果精心包装,必定是实实在在偶像加实力派天王巨星。还有飞檐走壁神出鬼没的鼓上骚时迁、呼风唤雨驱神捉鬼的入云龙公孙胜、排兵布阵神鬼莫测的神机军师朱武……简直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诸子百家无所不精,龙蛇虎豹共舞,魔怪神妖齐临,这些人都是俺手下。服不服,俺宋江在哪里都能出人头地,做官有官样,作匪有匪性,造反集团哪家强,水泊梁山宋大王!

其实,梁山集团要真有施耐庵老先生描述的辉煌,俺也就心满意足了。梁山号称八百里水泊,吹的,最多不超过八十里,凭这一隅之地十万之众,朝廷要真铁了心包俺们饺子,咱做饺子馅也不够料。俺还有个心结,你们别看我这黑社会老大人模人样挺像回事,终究是土匪头子,不敢招摇现世,如果打仗,时不时还来个“御驾亲征”刀头舔血,真真不如当官踏实。甚至俺还怀疑保不准哪天屁股底下的头把交椅也得送人,老二卢俊义可不是善茬。卢俊义对俺表面忠心,口里大哥叫得亲热,谁知他不是口蜜腹剑?也难怪,人家在京城活得滋心润肺,俺一时心血来潮,叫吴用略施小计搞得人家倾家荡产差点丢了性命,他能不怀恨?再说了,俺宋江拿什么跟卢俊义比?论相貌,俺黑矮胖,身材比武松他哥高不了多少,面皮比黑旋风李逵白不了多少,整个大黑冬瓜似的;人家卢俊义绰号玉麒麟,典型高富帅,英挺赛过赵子龙,威仪不逊吕奉先,俺跟他怎么比?论武艺,俺宋江只拿匕首杀过女人,至今心有余悸常做恶梦,人家卢俊义号称棍棒天下第一,跨下宝马麒麟兽,手中麒麟黄金矛,横扫千军谁与争锋?论出身,俺宋公明是县城小吏,小小公务员而已,人家卢俊义乃河北大名府首富,全国排得上号的大企业家,还怎么比?更令俺心虚的是没兑现晁盖的遗言,箭射晁盖的凶手最终阴差阳错被卢俊义擒获,但老大的位置俺来坐了,他能不耿耿于怀?好就好在卢俊义的心腹死党仅燕青一人,其他一百零五人是俺的铁杆哥们,不然危矣!

外表辉煌,实际上内外交困,这就是俺的处境。俺是天魁星下凡,又经九天玄女娘娘点化,相信总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正好,朝廷推行怀柔政策,欲招安我等为他所用,此举正合吾意,当然一拍即合。虽然明知朝廷不怀好意,可俺宋江也不是吃素的,你有千计万计,俺就将计就计,咱谈判桌上见。嘿嘿,想保你大宋平安,先得给俺小宋升官,官小了俺不干!招安这种事不是俺一个人说了算,皇帝要俺这文不成武不能的矮冬瓜有何用,俺的筹码是整个梁山集团。这事挺麻烦,想说服一帮兄弟们可不那么容易,这其中有多半人是铁了心造反,比如元老级人物豹子头林冲,不但资格老,且武艺超群,前身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武术总教练,他跟朝中大员有不共戴天之仇,还有那谁谁谁,这些英雄莽夫,跟他们玩硬的肯定行不通,何况俺也硬不了。有了,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演戏俺有天份,一哭二闹三上吊,眼泪鼻涕齐报到,成了,真的成了!俺终于脱掉强盗衣裳换上乌纱蟒袍,皇帝封俺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这官究竟有多大俺也说不清,起码比从前在郓城做秘书高升了七八个级别。俺脱胎换骨重抖威风,谁说投降可耻,老子现在是朝廷重臣!

唉,好景不长啊!嘚瑟未久,圣旨下,令俺率原班人马攻打辽国,这可是个机会,俺梁山好汉大显身手的时刻到了,俺中华天朝威压四海的时刻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兄弟们,给我上!嘿,反正俺在后方负责指挥。好一场恶战,俺军势如破竹旗开得胜,受到朝廷通报表场,一时热血沸腾欢欣鼓舞。未及凯旋,圣旨又下,令俺率得胜之师一鼓作气收剿造反土匪田虎、王庆、方腊。呜呼,把俺们当陀螺玩,俺们还得山呼吾皇万岁,拍胸脯保证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剿田虎灭王庆,不算太吃力,战方腊,坏了,踢到了铁板。方腊也不是好惹的,手下强将如云能人辈出,实力不比咱梁山集团逊色。俺坐在高头大马上指手划脚义骂方腊为反贼,理直气壮底气十足,俺是朝廷命官,岂能在草寇面前示弱?俺骂得声嘶力竭,人家就是不买账,只顾甩开胳膊猛打……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俺们最终胜出,险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兄弟们死了四分之三,俺没死。俺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聪明的俺终于明白朝廷的真实用意,皇帝让我们龙争虎斗(说得不好听就是狗咬狗),俺若“咬”死对方,自身也元气大伤,俺若被对手消灭,对手也必定大伤元气,最大的赢家是朝廷。回头想想,俺宋江,还有田虎王庆方腊,怎么像瓦盆中的蟋蟀,听凭人的挑逗而进行殊死搏斗,憋屈啊!

后来俺听说,徽宗皇帝曾在身后屏风上写下“山东宋江、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四行大字,把俺们打入黑名单,注定没好结果,悔已晚矣!人才凋敝,兄弟们伤亡惨重,俺宋江在朝廷的身价一落千丈,老虎掉了牙不如病猫。死里逃生的弟兄们嘴里不说什么,却再也找不到从前忠义堂同生共死的感觉,行者武松出家当了和尚,混江龙李俊诈病,带领童威童猛远离中土,据说后来在海外自建小王国,这是俺梁山一脉最后的辉煌。李俊这小子,在山寨时不显山不露水,想不到还有做王者的福分,不过这些都与俺无关了。走到这一步俺承认失算,连那几个俺平时不怎么看得起的莽夫们都预见过今日结局,俺怎么就猪脑进水一意孤行呢?天地良心,俺是想带领弟兄们走上一条光明大道,可是俺忘了,脱掉强盗外衣还是强盗,至少外界不把俺们当作好鸟。

万万没想到的是,朝廷连苟且偷生的机会都不给人,大宋皇帝一杯毒酒,小宋呜呼黄泉奔走。生命最后一刻,俺悟彻了几个成语:借刀杀人、卸磨杀驴、狡兔死走狗烹……唉,死就死吧,生得轰轰烈烈,俺不甘心死得冷冷清清,于是拉了个垫背的——傻李逵,从第一次见面他就注定把命交给俺,也只有他兑现了聚义时“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的誓言。黄泉路上有李逵保驾护航,到阎王面前好歹也有点底气。

往事不堪回首,回首满脸泪流,命中不该作王侯,天罡地煞又若何?梁山被俺玩完,俺被朝廷玩完,一部《水浒传》,空留好汉歌,身前身后事,留待后人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