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连载 > 正文

一条不该遗落的红丝巾(1)

核心提示: 这天老邹下班,遭难了——“这是谁的?”老邹有口难辩:“我没有,你爱信不信!”

作者/红茅根

这一月,老邹的日子不好过——老婆下岗了,整天在家,和他吵架成了她的职业,只要老邹一进门,老婆就劈头盖脸:“和那个小妖精去约会好了,还知道到回家?” 老邹永远的回答只有三个字:“我没有!”他是个笨嘴的人,单位同事给他的外号“闷葫芦”。就他这“闷葫芦”也会搞外遇?倒是新鲜,他自己无奈的苦笑,却给不了老婆一个可以洗清自己的证据。

那天一大早,老周上班,小吃店门口下车匆匆买个早点。就在这时,靠近小吃店路边站着一个妇女,怀抱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满脸焦急,看老周走过来,上前搭话:“大哥,您向北走,捎我到市医院行吗?我儿子病了,我送他去医院,谁知电动车没电了,这儿打不到车,大哥你帮帮忙——”老邹看了一眼这娘俩,儿子似乎发烧很厉害,他一挥手“上车 吧,我送你!”妇女匆匆喊小吃店主帮自己看车。   老邹驱车拐个弯,直接把她们送到了市中心医院门口,妇女抱着孩子下车:“谢谢您!大哥,耽误您时间,您赶快去上班吧,我们自己进去就行。”老周开车上班去了。

谁知事出意料,下班回家后老邹发现,车后座上,那妇女落下了一条红丝巾,他也没在意,心想说不定明天再遇到她,还她正好。谁知这条丝巾成了家庭内战的导火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那天老邹下班回家,看到老婆斜躺在沙发上闷闷不乐,晚饭也没有做。老邹搭话:“今天这么早下班没做饭?有人请客吗?”“请什么?喝西北风啊,从此老娘没班上了,终于让那个小妖精挤下来了!气死我了,我辛辛苦苦20年,主任的位子就这么被她占了,还让我下岗,妖女还真是至贱无敌!” 

老婆所在编辑部的事,老邹曾经也听老婆说过,他向来劝她睁只眼闭只眼,做好自己的工作,少管闲事,可有时候,你不找事,事也来找你,这不老婆遭殃了,哎!只得劝老婆想开,换换工作也好。“你说得轻巧,我现在这年龄再找工作容易啊?再说,我也不会做别的,这个年龄还要从新学别的,不然就指着你那点工资怎么过?你那单位也不景气,如今这竞争市场把人都逼疯了,什么歪门邪道都上,像我们这样辛辛苦苦死心塌地工作的还不如耍心机的,想想真气不过。罢了,我这辈子要另找出路了,原本学理工的,却就职文编20年,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老婆在厨房边做饭边叨叨着,老邹明白老婆心里的不痛快,听她叨叨发泄一下也好,自己这个公务员出身的,一辈子也没多大前程,也挣不来大钱,尽管吃烟喝酒也不占,怎么就攒不下钱呢,养房养车养儿子养老子,忽然感觉身上的担子特别重,以后自己要再加倍努力的工作了,指望读研究生的儿子有出息吧,现在,日子就这么慢慢熬,起码吃穿不愁,老天保佑无病无难就很幸福了。

可是,几天后,老婆给他洗车座套,发现了那条夹在车座上的红丝巾,这几天老邹都忘了,没遇到那妇女,也没将丝巾丢掉。这天老邹下班,遭难了——“这是谁的?”老婆手里拿着那条红丝巾发问,老邹向她描述了那天的事,老婆明显不信,她应该是受了自己丢工作事件的影响变得多疑而暴躁:“天下就没有不吃腥的男人,好啊,我现在是黄脸婆了,工作也没了,你也找个狐狸精把我踢了”老婆大发雷霆,摔盆打碗。老邹有口难辩:“我没有,你爱信不信!”倍受压力的他也发火了,夺门而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大吵,吵的不知该怎样收场,之后的冷战开始了,他们之间没有了话题,不知该如何开口,更不知说些什么,感情的危机似乎已经蔓延开来,在这婚姻进入白开水的状态下,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该如何面对呢,20年的感情真的不存在信任了吗?   他还会遇见那个遗落红丝巾的女人吗?那条丝巾主人的证词她会信吗?而他和那个女人之间只是相遇短短的一刻钟,几乎没有说话的遇见却招来他们感情的破裂吗?在他这段失去信任的婚姻里,他不知道今后还会遇到什么变化。他盲目了,甚至不想回家,回到那个让他感到窒息的地方.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专栏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老邹 老婆 红丝巾
责任编辑:崔京良